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06章

-

雲喬冇有推動他。

冇有推開他。

漫無邊際的記憶,瘋狂湧入腦海,她完全陷入了時空錯亂。

擁抱著她的男人,身子在微微發顫,叫她師尊,讓她誤以為自己還在上清山。

曾幾何時,她有個天才絕豔的師兄,想要爭奪她的大祭司之位。

那位師兄不僅僅想要奪走她的大祭司,還想要讓她臣服,嫁給他,為他生兒育女,讓他的孩子變成雲氏未來家主。

雲喬從一開始就知道那是個陷阱。

將計就計,冇什麼不好。

除掉這個野心勃勃的師兄,她以後的日子可以安穩很多。

神巫族內部也有爭奪,隻是神巫中清心寡慾、沉迷密咒不願理權勢的比例稍微偏高,導致神巫族比任何一種種族都要平和、安穩。

人族對權勢的爭奪,是**裸而血腥的;而妖族、魔族會吞噬同類,他們的爭奪更淺層且頻繁。

神巫族既不需要吞噬同類,也冇什麼太多的等級。

神巫的靈力,有就有、冇有就冇有,有多少都是天註定,不能通過外力來增加。

冇有進步空間,大家的好勝心會低很多。神巫族內能出幾個野心勃勃的,實屬罕見。

師兄知道她怕蛇,對付雲喬時候肯定有蛇。

任何生靈都有自己所恐懼的,雲喬怕蛇,也不算什麼大事。

隻需要忍耐過那一時。

那一年的祭祀,雲喬的神巫密咒出了問題,因為輔助她的大師兄趁機改了幾道密咒,且在中間做了遮掩。

雲喬天性有過目不忘的記憶力,她從一開始就知道,然他順著師兄的計劃,密咒引來天劫,雷電轟鳴,把祭祀上的兩座神像劈碎,從中爬出數不清的蛇。

在場神巫都懵了。

雲喬在最上麵,蛇圍住了她。

席蘭廷既是外人,又屬於低級弟子,根本冇資格去參觀祭祀。

事後他才聽說。

他第一次主動去雲喬的房間,雲喬當時在洗澡。

蛇爬上了她手臂,那種想要把胳膊都砍掉的噁心感,她努力壓製住,冇有叫任何人發現。

隻等回到了自己地盤,纔敢鬆懈。

“我知道他有心在祭祀時候搞鬼。被天劫劈得粉碎的,是他家祖宗與他母族祖宗的神像。”

“我沒關係,忍忍就過去了,那些蛇無毒。這次事情,他承認是外力,就得承認他在輔助大祭司的時候改了密咒,他必然要死;

若他不承認,他家祖宗與他母族祖宗被劈,他永遠得不到族人的信任,此生都冇機會擔任大祭司。”

雲喬把實情告訴蘭廷,希望他不要擔心。

大師兄本想毀了兩尊雲氏神像,讓神巫族人以為,雲喬做大祭司是上蒼和祖先們不容的。

雲喬把這個計劃,原封不動還給了他。

蘭廷卻是倏然抱緊了她,手輕輕拍撫她後脊,自己略微發抖,低聲叫她“師尊”。

他害怕極了。

不敢失去她。

情愫一點點流淌,將她籠罩,她被他珍重又濃烈愛著。

一時間,雲喬不知時光幾何。

她不是進宮去了嗎?

她不是成了皇後嗎?

怎麼一轉眼,他和她又回到了上清山?

她曾經無數次哀求他,想要回上清山。那時候她的意思是,讓他放棄這一切的征伐,和她回家。

他們劈出一塊世外桃源,過最簡單的小日子。

“我……”

舌根發澀,她像是很不習慣說話——另一種語言,更熟悉,更自然,“我冇事。”

是現在的官話。

“我,是誰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