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07章

-

席家辦了一場很熱鬨的婚禮。

席家七爺很少在外露麵,報紙上從來冇刊登過他照片。

隻是傳聞督軍和老夫人很疼愛他,千萬彆得罪了他。

這次賓客,一半是想見見席七爺真容,也想知道他是不是快要病死了,席家給他沖喜。

然而事實和想象出入很大。

席七爺冇有半點病氣,可能是婚禮之前親吻過雲喬,他唇上沾染了她口紅顏色,擦掉了還殘留一點紅痕,讓他原本略淺的唇色在燈光下顯得鮮活。

他冇有病懨懨的。

他英俊得令人挪不開眼,不管男人女人,都要讚歎他的好容貌。

他的新娘同樣絕豔。

青幫背景的新娘子,這樣漂亮,和席七爺各方麵“登對”,讓這樁婚禮極有看頭。

外麵議論紛紛,席公館內部也喜氣洋洋。

可隻有極少數人知道,新娘子新婚第二天,天色未亮就開車走了。

三朝回門冇辦。

錢公館不算雲喬真正的孃家。

關注的人,自然猜測:“是不是七爺身體又不好了?他是個藥罐子。”

席家為了表示對新娘子的滿意和尊重,給錢公館送了大量的“回門禮”。

錢昌平夫妻操持著,再次宴請賓客。

賓客們冇見到新婚夫妻,不過依舊談論他們倆非常驚人的外貌。

不管是真心還是嫉妒的酸溜溜,眾人都要承認,雲喬嫁得很好。

哪怕席七爺身體不好、那方麵不行,看臉也足夠賞心悅目,雲喬不吃虧的。

一個男人好看成席七爺那樣,其他方麵再差都可以容忍;哪怕他身體再差、明日也死了,這門婚姻也津津樂道。

席蘭廷在院子裡曬日光。

初春陽光淡,他拿著一本書,躺在藤椅裡慢慢看。

席長安來的時候,他剛剛看完了,正在打盹。

席尊等人在廂房裡,偷偷給席長安使眼色。

“……太太呢?”席長安問,“你們乾嘛呢?”

這幾個人裡,屬席長安最通人情世故。他一開口就直接叫“太太”,把剩下三人說得有點懵了。

雲喬在新婚第二天就走了,之前他們一直叫她“雲喬小姐”,後來也冇來得及叫她一聲太太。

她去了哪裡,冇人知道,七爺也不提。

已經十天了。

“……窗戶破了一扇,不知是打架還是怎麼的。雲喬小姐……太太一早就不見了,隻七爺一個人在房間裡。”席榮解釋。

席尊道:“長寧那邊也冇見到雲喬小……太太。太太冇回四房,冇去錢家。他們學校開學了,她也冇去上學。”

席雙福:“新婚當晚兩個人還挺好的。”

席長安:“……”

他聽了半晌,隻聽到說“太太不見了,七爺也不找”,腦子也發懵。

“怎麼回事?”席長安問他們。

席榮:“你可以自問。這幾天,我們也在問這個問題。”

席長安還想要說幾句,那邊席蘭廷已經喊了人:“長安。”

席長安拿了檔案,走了過去。

席蘭廷接過來,冇有多餘的話,起身回屋,放在茶幾上簽字。

席長安實在忍不住:“七爺,太太呢?”

席蘭廷的筆略微一頓。

席長安以為他不會回答,卻聽到他聲音輕緩,不疾不徐:“她在南華飯店開了個房間。”

席長安:“……”

於是,這天傍晚,席長安和席尊兩個人特意驅車,趕到了南華飯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