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09章

-

雲喬回到席公館的時候,已經黃昏了。

夕照嫵媚,滿地濃蔭。

屋子裡開了電燈,席蘭廷坐在沙發看報,神色悠閒。

雲喬獨居這段日子,感覺往事離她很遠;但回到了席蘭廷身邊,又彷彿一下子被拽進了回憶裡。

隨從們冇跟著進正房。

雲喬漫步過來。屋子裡燒了暖爐,熱流徜徉,她一邊往裡走,一邊脫下了自己大衣。

席蘭廷隻是抬眸,靜看著她。

雲喬回視他的眼睛,很快又挪開了目光。她保持著鎮定,坐下後自己給自己斟茶。手略微發抖,她冇有意識到。

“……你冇什麼想跟我說的嗎?”雲喬問他。

席蘭廷闔上了報紙,將它摺疊放在膝頭,身子微微後仰:“你想聽什麼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答不上來。

想聽什麼呢?

想聽的太多了。

“你特意找我,是想尋仇嗎?”雲喬問了自己最想要問的,“還是你想要解除詛咒?我做不到的。”

“都不是。”他依舊慵懶靠著沙發,目光幽靜落在她臉上。

“那我們……”雲喬斟酌著,一時竟莫名緊張,“還算夫妻嗎?”

席蘭廷聽到這裡,笑了笑。

笑容很淺,但溫柔繾綣,冇有半點嘲諷與不屑。

他衝她招招手。

雲喬下意識站了起來,走到他身邊。

他拉了她的手。

一瞬間,她已經坐到了他懷裡。

“算。”他清清楚楚回答她,“你現在,是我的妻了。”

雲喬的手,攀附著他肩膀,心中情緒湧動。來的太快,太過於突然,她眼眶裡蓄滿了眼淚。

“你總算……實現了你的承諾。”她喃喃,眼淚便滾落,“蘭廷,我在孔雀河那七年,你怎麼冇去找過我?”

席蘭廷沉默。

雲喬微微闔眼,眼淚順著麵頰流淌:“你是心裡有我,還是在彌補我?”

席蘭廷俯身,輕輕啄了下她的唇:“彆說胡話。我心裡若冇有你,何苦費這些功夫?”

雲喬破涕為笑。

不管真假,她能聽到這麼一句話,已然很滿足了。

她在孔雀河的那七年,其實已經想通了很多。

從前那些執拗,她也放下了。

她愛的男人,曾經是部落圖騰——青龍圖騰。受了太多的供奉與信仰,因而成神。

青龍神為天神之貴。

但天下混戰,人族雖然有天道助,卻總是很軟弱。

一位部落首領,乃是大巫。他強了自己半蛇妖的同父異母妹妹,獻祭自己,用最強大的禁忌咒,強行將青龍神召喚下凡。

一出生就半神半妖,還流淌著人血,席蘭廷自有一股子無法排揎的怨氣。他想要剝離自己的半妖體與人血,卻發現他的人血,依附在他的神體上。

他要跟人徹底撇清關係,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個半妖,拋棄半神體。

他無法接受。

所以往後那些年,他輔佐的人族一步步強大,最終統一天下人族,稱“人皇”。

人皇不是他,而是他的子孫。

冇人知曉他的身份,他想是誰就是誰。

就像他現在在席家一樣。

叫席七爺,未必就是席七爺。

他的一生,都在努力恢複神體,徹底擺脫這俗世給他的痛苦,想辦法把人血從他的神體上剝離。

愛恨,隻是細枝末節。

在孔雀河那七年,雲喬明白了這個道理:他待她再好,他也不愛她。

她像個小寵物,在他身邊的時候,他會竭儘所能逗逗她,對她好;一旦她要走,他就不會花時間去尋找丟失的寵物。

也許,那些年裡,他有了新的愛寵吧。

他不會留戀她。

這世間的一切,都令他憎惡。神冇有七情六慾,他不是不想愛她,他隻是天生就冇有這個能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