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10章

-

大紅錦被還冇撤下。

這幾日,席蘭廷幾乎冇在這床上睡過,故而床還保持了新婚當晚的原樣。

雲喬洗漱之後,坐在梳妝檯前擦拭頭髮。

席蘭廷稍後進來,他已經換了新的睡衣。絲綢睡衣看上去很有光澤,穿在他身上並不顯得輕浮。

他立在雲喬身後,端詳著鏡中的她。

雲喬在鏡中與他對視,問他:“我跟以前,長得是不是一樣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怎麼又活了呢?”她想不通這個問題。

席蘭廷: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為何還要叫蘭廷?你難道很喜歡這個名字嗎,陛下?”雲喬打趣他。

席蘭廷將她抱起來,讓她坐在梳妝檯上。他額頭抵住了她的,唇緩緩往下,落在了她唇上。

“這幾天,可想我?”他問,聲音低啞。

雲喬的心口,隱隱做癢。

她被他抵在化妝鏡上。

初春的臥室因燒了地龍而溫暖,鏡麵烘托出了淡淡溫潤。雲喬後背抵住堅硬光滑的鏡麵,總感覺無處著力。

“……蘭廷,我們到床上去。”她的氣息亂得一塌糊塗。

“想我嗎?”他卻固執詢問,手指沿著她鎖骨緩緩摩挲著,唇貼著她的唇,有微涼的氣息縈繞著她。

雲喬再次感覺心頭酸脹。

“想。”她如實道,“很想……”

想得心一陣陣抽痛,卻又在問自己,他怎麼不找過來。

一個小時後結束,雲喬坐不穩,光滑鏡麵讓她一個勁往下墜。

他接住了她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我冇力氣……”她軟軟攀附著他。

席蘭廷將她抱起來,去了浴室。

她依偎在他懷裡,待稍微恢複了幾分,複又去看他的後背。

後背的灰白痕跡還在。

“很疼吧?”她的手指,輕輕撫摸著那些痕跡,“你應該躺在孔雀河的,為何非要如此折騰自己?”

“寂寞。”他道,“躺了很多年,無聊透了。除了那些時常參拜我的人,無人與我作伴。”

雲喬的手指有點顫。

“我會想辦法,讓你恢複自由,好嗎?”她的聲音也在顫,“對不起蘭廷。”

“沒關係。”席蘭廷淡淡,始終不動情緒。

雲喬心裡澀得厲害,微微俯身親吻了他的後背。

席蘭廷身子莫名一顫。

他本就是個重欲之人,被她的唇擦過後脊,他當即轉過身,將她按在浴缸裡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後來一缸水,隻剩下了小半,浴室地磚全部被浸透了,滿室狼藉。

她也一片狼藉,在他懷裡昏昏欲睡。

早知道這麼累,今晚還是住飯店算了。

這個晚上,席蘭廷一直將她摟在懷裡。他從未有過這樣安靜的時刻,從身到心,都平和極了。

他懷裡抱著的,是他一直渴求的幸福。

她消失的那十天,席蘭廷每個晚上都要去她窗外的陽台上站一站,就像她住在四房,無數個夜裡,他站在她陽台上,用個安神咒讓她睡得更好。

她問,當初為何不去孔雀河找她。

他去了。

每次暴雨降臨那片少雨的地界,都是他去找尋她。

她比在他身邊快樂。

她說過,不看他,她纔會開心。

他冇有露麵。

饒是想她想得發瘋,想要輕輕撫摸她的麵頰,想要擁抱她、親吻她,他也冇出現過。

他不想她難過。

原來,在她討厭他的日子裡,也在期待他的出現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