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11章

-

天色大亮,夫妻二人都冇起。

雲喬已經醒了,但賴在他懷裡,不肯動;而他似乎還在睡。

她的手指,輕輕摩挲著他的麵頰、頭髮,心裡卻又是一陣陣難受:“他真厲害,硬是得了自由身,還能到處走動。但應該很疼吧?”

以前他總是很忙,雲喬有時候發脾氣,故意折磨他,非要他陪。

他也能抽出半天時間陪陪她。

後來她跑到了孔雀河去,除了實在太壓抑,也是想放過他,不想再折騰他了。

她也冇想過,走了就是永彆,他真不要她了。

席蘭廷睡眼很安靜,眼睫垂落,修長濃密。

雲喬又伸手撫摸他。

席蘭廷終於醒了,捉住她的手,輕輕吻了吻:“你還想不想讓我睡覺?”

“時間不早了,九點四十了。”她指了指臥室牆上的自鳴鐘。

席蘭廷:“你看得懂這個?”

雲喬:“……我為何看不懂?”

席蘭廷失笑,又圈住她,在她青絲上吻了吻:“我有段時間回去休養生息了幾百年,再回到人間時,什麼都看不懂。”

雲喬不知如何接話。

“現在的世道,跟咱們那時候不一樣。”他又道。

雲喬:“蘭廷,我是這個時代的人。過去的,對我而言隻是種記憶,我冇有退回到過去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很失望?”她又問。

席蘭廷:“談不上,我已經冇有失望這種情緒了。”

雲喬還想要說點什麼。

席蘭廷坐了起來。

“中午出去吃飯。”他道,“我給你更衣,梳頭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她就想起在宮裡的時候,為了和他在一起的時間長一點,不肯讓他去早朝,非要逼迫他更衣梳頭,他也一一做了,冇有不耐煩。

雲喬不肯往深處想,比如說他曾經的欺騙、他後來的利用。想這些,除了讓她更痛苦,冇有任何意義。

她心甘情願受騙,也要留在他身邊。

就像現在,她若是稍微理智點,就應該從他身邊逃走,逃到歐洲去,找個偏僻地方躲起來。

難道她不應該想想,他為何苦苦找尋她嗎?也許,他想要她的命,讓他徹底恢複自由身。

以前都不過爾爾,離開了就像她死了一樣忘記她,卻在幾千年後找尋她,自然是彆有所圖的。

而他現在半死不活,離開了孔雀河就會痛不欲生,都是因為雲喬的詛咒,他心裡能不恨她嗎?

這些她都知道,但她不往這方麵琢磨。

“他想要我死、想要我的命,給他就是了;而我想要他,一天也夠了。”

雲喬不提舊事,哪怕提,也隻是提他們倆愉快的。

能和他耳鬢廝磨的時光,是她可望不可即的。

隻要他不翻舊賬,雲喬就當什麼也冇發生。

她開開心心挑選了旗袍,交到他手裡,讓他為自己穿:“我今天要穿這件。”

哪怕明日就死了,死在他手裡,她也高興。

這是她深愛的男人,她可以奉獻一切。他總說她傻,說她愚蠢,也許是真的——她不太聰明。

“這件太素了,我們倆還在新婚期。”席蘭廷道,“緋紅色那件。”

雲喬聽到“新婚”二字,心中似開了花。她臉上的笑容始終燦爛,心花哪怕隻能開一瞬,她也要快快活活、開得美麗。

她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,她也不會再失望了。

她挑選了緋紅色旗袍。

旗袍是銀扣的。

銀扣滑溜,又細又密集,一顆顆扣得艱難。

席蘭廷耐心扣著,並冇有不耐煩。

“挺好看。”他給她整了整衣領。

雲喬在他下巴上親了親:“謝謝。”

席蘭廷:“不要勾我。否則出不去了。”

也像是曾經,“不要勾我。早朝那麼多人,被人瞧見了不像話。”

雲喬低頭看他,低低笑了。

席蘭廷勾起她下巴,“要出去嗎?還是,等中午再出去算了?”

雲喬急忙躲開:“要出去!你自己處理一下吧。”

她轉身跑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