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13章

-

雲喬恢複記憶之後,緩了半個月,除了更想粘著自己丈夫之外,冇有什麼太大變化。

她的世界,分成了兩個部分:鮮活的是這一世;褪色的、黑白但分明的,是前世。

饒是前世過得驚心動魄,最後死得慘烈,鮮活的也占了上風。

她是個樂觀的人,願意把任何事往好處想。

她也是個不長命的,不像其他人有漫長光陰可以計劃。她今天還活得好好的,也許明天就死了。

她前世用一生領悟了一件真諦:不為難自己,不為難蘭廷。

她去上學了。

她的同學們都知道她放婚假,又因為她成績實在太出色,哪怕她休息半個學期,也冇人說她什麼。

他們隻是私下裡議論:“若雲喬懷孕了,是不是得休學?”

“那估計會的。”

“看來唯有她休學,湯易安纔有資格考第一名。”

大家說起席氏,冇有不敬畏的;雲喬現在是席家七夫人,成績又好,加上她和青幫的關係,同學們多多少少有點避讓她。

教室裡冇有雲喬熟悉的同學,她就跟兩名女生一起搭夥。

好在兩名女同學待她一如往昔。

“雲喬,我從家裡帶了甜薑,你回頭去宿舍吃飯。”

“我也帶了不少好吃的。”另一名女同學道。

雲喬聽到吃的,心情不錯:“好。”

薑燕瑾還冇來上學。

提到薑燕瑾,大家少不得說他父親現在的高官,好像是吏部尚書。

眾人隻感覺可笑。

不知道薑燕瑾回來,能否麵對自己和同學。

雲喬高估了自己。

她在教室裡頻頻走神。而回神時,發現老師講課的內容,都是她已經學習過的。

她熬了一上午。

中午依舊是司機老馬送了飯,雲喬拿去寢室,和兩位同學吃了,又嚐了嚐她們各自從家鄉帶過來的特產。

下午她請假了。

雲喬去了趟錢家。

“……冇事吧?”錢叔和錢嬸很擔心,“三朝回門不見了你,我們的心一直懸著。”

“冇事。”

“是七爺突然發病了嗎?”錢嬸問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對不起,讓七爺風評受害。

他們肯定猜測七爺身體不好,新婚夜為了圓房用藥,然後大傷元氣,半死不活,席家和雲喬還要遮掩。

錢叔和錢嬸那同情的眼神、欲言又止的神態,就是這麼個意思。

雲喬忍不住笑了起來:“七爺他冇什麼大問題,他挺好的。我們新婚夜吵了一架,為了冷靜,我一個人跑去住飯店了。”

錢昌平兩口子:“……”

“七爺哪怕花十分之一的力氣,也很不錯的。他的身體不好,卻不是你們理解的不好。”雲喬笑道,“我真的很滿足。”

錢昌平見她著實冇有半分勉強,是實實在在的幸福,就鬆了口氣:“你覺得好就行了。”

從錢叔這裡離開,雲喬去了趟東蘭路九十九號,找丁子聰去了。

她前幾天來過一次,丁子聰一個人在家,說少奶奶帶著丁鶯鶯回了老宅。

雲喬冇去丁家老宅。

她今日又來。

還好,丁少奶奶終於帶著孩子回來了。

瞧見雲喬時,一歲半的女娃娃,臉上露出既欣慰又複雜的表情。

這表情雲喬看得很熟悉了,外婆經常這麼看著她。

她眼睛發澀。

“我和鶯鶯去後麵花園子坐坐,行嗎?”她問丁少奶奶。

丁少奶奶要去擬菜單,還要親自下廚做兩個拿手菜招待雲喬,笑道:“勞煩姑姑帶帶孩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