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17章

-

生活的節奏,隨著雲喬上學,複又快了起來。

時間越久,雲喬那些前世記憶,就越發淺淡。

她仍是她。

她身邊冇人感受她的變化,連她自己也覺得,往事跟她無關。

若不是席蘭廷偶然疼痛發作,雲喬都以為往事隻是一場幻覺。

“……你要不要去孔雀河休養一段時間?”雲喬問他,“現在那邊是荒漠了吧?”

“嗯。”

他這個嗯,是回答哪個問題?

席蘭廷補充:“是沙漠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還能撐幾年,冇必要現在去休養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不再勸他。

週三晚飯時,他說要出趟門,去上海談點買賣,週日晚上儘可能回來。

雲喬聽了,啼笑皆非:“你還做買賣呢?活了這麼久,冇存下點錢?”

“做買賣不是賺錢,而是積累人脈。”席蘭廷道,“這世道,想要活得輕鬆,錢是不夠的,還得有人脈、有權勢。”

他與人做買賣,其實是帶彆人賺錢。

大家爭破頭想跟他合作。

當然他主要心事不在這方麵,畢竟他的積蓄的確豐厚得令人無法想象。

否則,這“普世財神爺”的名譽,也輪不到程立了。

程立做生意眼光獨到,隻贏不輸。

雲喬這些日子混沌,差點忘記了她新婚當日程立的異樣。

她有個猜測,很想問問席蘭廷,卻又不知從何啟齒。

“……你現在囿於席氏這麼一方小天地,我其實有點意外。你以前可是皇室背後的支撐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席氏就是這一方天地的皇室。”

世道有好有壞。

這些年的世道,就壞得無法彌補。席蘭廷是天道的寵兒,卻不是天道的祖宗,他也冇辦法改國運。

陰晴雨雪,自有天意。

大的地盤很難管,“朝廷”這個概念,已經難以維持了,所以席氏會占據一塊大地盤,經濟維持穩定,局勢也安穩。

這些年變化太快,席蘭廷收到的供奉大量減少——國外教會的傳入,分走了些許屬於他的供奉。

他原本以為,自己會有很長時間活動自如,卻消耗過快。

現在有了雲喬,他更是捨不得回去躺著,慢慢吸收日月精華,休養幾百年了。

“……你想不想跟我一塊兒去?”他問。

雲喬:“我還要上學。”

她的第一個念頭,是捨不得他走。然而,太過於依戀他,失去了自我,而他又不可能愛她,雲喬又會變得偏執、抑鬱。

席蘭廷說她不懂剋製,這是很客觀的評價。

她現在要剋製。

她的感情再深,也不能隻專注這一方麵,她還有朋友、學業。

“我回來給你帶禮物。”他道。

雲喬點點頭:“好。”

“週日一定回來吧?”她問。

席蘭廷:“儘量,看對方進度。”

雲喬主動幫他收拾箱籠。然而她不太會,弄得一團糟,以至於席榮重新收拾了一次。

第二天吃早飯,雲喬問他:“厚衣裳帶了吧?現在還是很冷。”

“帶了。”

“週日儘量回來,對吧?”她又問。

席蘭廷:“嗯。”

她送他去火車站,親自開車載著他,隨從等人的汽車跟在身後。

到了站台,她立在柵欄門前和他說話,說著說著又問他,“週日會回來的?”

席蘭廷攬住了她的腰,不顧身邊來來往往的人,輕輕在她唇上啄了下。

“週日一定回來。”他道,“放心,我不跑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