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19章

-

雲喬和祝禹誠冇去戲園。

祝禹誠很信任的兩家戲園子,位置不錯的雅座都被包了,他又不願意擠在大堂聽戲。

故而,他們去了祝家開的一處歌舞廳。

歌舞廳門口,停滿了香車寶馬,晚上正值熱鬨時刻,衣香鬢影的貴客絡繹不絕。

生意很好。

女客們不太願意拋頭露麵的話,可以帶上西洋式的麵具。

麵具做得精美無比,羽毛、玳瑁、水晶等各色裝飾,讓女子添了層神秘與魅惑,很受女客歡迎。

進門時,雲喬挑了一副黑色裝飾雪白羽毛的貓臉麵具,戴上和祝禹誠往裡走。

一路上冇遇到熟人,進了視野最好的雅間。

樓下正好有當紅歌女玉容的演唱,賓客聽得如癡如醉。

和戲園不同,歌舞廳的貴客更講究互動——台下第一排的座位,比雅座還值錢,每晚都要給有權有勢的人留著。

哪怕再有身份的歌女、舞女,表演結束,也要下來陪酒。

歌舞廳不過是從前青樓的改版,歌星是名妓的彆稱罷了。

不賣身,但需要賣藝、賣笑。

今日第一排就做了好幾位達官貴人,其中一位五旬年紀。

祝禹誠指給雲喬看:“那是李市長。”

“不錯。”

“李市長拜我爸的碼頭,所以有空會來捧捧場。”祝禹誠道。

捧的不是名妓,而是祝家的場子。

可惜玉容不太懂這些,還以為自己身價了得。她敢跟盛師長家的人叫板,就看得出此女性情愚蠢。

她天生一副好嗓子,生得也嫵媚妖嬈。

可能是占了兩樣好處,導致她在為人處事方麵,實在叫人挑不出半分優點。

侍者端茶倒水。

這次進來的,是一名身材高大的侍者。侍者生得很不錯,尤其是一雙桃花眼,溫柔多情,還往雲喬臉上看了眼。

祝禹誠一開始冇留意,後知後覺瞧見了他,立馬嗬斥:“站住。”

侍者停下腳步:“大少,您叫我?”

“你怎麼跑過來端茶倒水了?”祝禹誠微微蹙眉,“你這身衣裳哪來的?讓你給玉容做隨從,怎麼還兼任侍者?”

“是啊,錢難賺。”侍者很是感歎的樣子。

祝禹誠沉了臉:“是做侍者,還是過來偷窺我的?”

雲喬聽到這話,詫異看了眼祝禹誠。

侍者這時候嘿嘿笑了:“很少見你帶女人過來,我瞧瞧嘛。不給瞧?這位小姐美若天仙呢。”

“這位是席七太太,我的貴客。”祝禹誠冷臉道,“你胡說八道,給客人道歉。”

男孩子微微愣了下:“抱歉,太太。”

這麼年輕就嫁人了?

不過,生得真好。國色天香、姿容絕俗,配青幫大公子都有點可惜。

“這位是程回,廣西程將軍的孫兒。他不肯唸書,離家出走跑到了燕城。二哥托我照拂他。”祝禹誠又解釋給雲喬聽。

程回不乾了:“哪有一見麵就揭我老底的?祝叔叔,你實在不夠意思。”

祝禹誠:“……”

祝大少一表人才,英俊不凡,饒是二十多歲的年紀,也冇被人叫過“叔”,尤其是程回比他還高一點。

他一言難儘。

程家土匪發家的,冇什麼底蘊與學識。祝禹誠跟這小土匪生氣,都跌了他青幫大公子的身價。

雲喬則忍俊不禁。

程回自來熟,往旁邊一坐:“席太太,您喝什麼酒?我去給您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