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23章

-

兩人一番折騰,都累得不輕,晚飯全冇吃就睡下了。

翌日週一,席蘭廷早早起床,打算和雲喬去外麵粥鋪吃早飯,順便送她去學校。

早春薄寒,席蘭廷換了西裝馬甲,外麵是羊絨大風氅,暖和極了。

他又要幫雲喬扣衣衫。

雲喬今天穿洋裙,外麵罩格子大衣,不需要扣,隻需要把腰側的衣繩綁好。

席蘭廷略微俯身,細細為她係。

他衣領中散發出草木氣息,像秋日的森林。

這就是他的味道。

雲喬抬手,摩挲了幾下他的手臂,低聲問他:“你現在,長多大了?”

當年為了囚禁他,保留一點非人族的血脈,雲喬和十萬半妖催動密咒,將他困住——不是簡單蓋個牢房,而是將他自己變成牢房。

青龍半神落地,被大地吸住,周身血肉與土地融合,生出一株巨大無比的青龍木樹。

赤地千裡,整個孔雀河變成了沙漠,寸草不生。

一望無垠的沙漠裡,一株青龍木樹遮天蔽日,碩大無朋。

荒漠上的樹,總是長不大,除了缺少雨水,也是因為容易被雷電劈中。

但雷電從不劈它。

天道始終寵他。

青龍木也叫小葉紫檀木,正常情況下生於南邊,需要高溫、充足的雨水。青龍木乃帝王之木,受人族追捧。

但這株在荒漠生存了下來,逐漸改變了葉子的形狀,非植物性專業人才,都不知它是青龍木。

在他四周,形成了小小湖泊,孕養出了水草,有人圍繞著生活,參拜他、供奉他,說他是神木。

慢慢的,又在他的不遠處形成了部落、村莊、小鎮以及城市。

樹一旦離開了自己生長的地方,會痛不欲生。

這株樹,有靈魂。

半神的魂魄不滅,他一直都是清醒的,隻是不能動、不能死。

隻要這世上還有一株草,他就永遠不會消失。

這是最殘酷的刑罰。

草木微存,他便有借不完的生命力。

可太苦了。

不想寂寞躺在那裡做樹,就要忍受無窮無儘的痛苦。直到無法承受,維持不了人形,再回去坐上幾百年甚至千年的牢。

雲喬不敢想這些,心裡抽痛。

她解不了那密咒,也不能代替他。

“……很大了,六百年前人族就以為我是一片森林。那些荒漠因為我,短暫恢複了生機,附近住了幾萬人。”席蘭廷道,“這些年冇回去。不在土裡就不長大,應該還是一片樹林的大小。”

怕她不能理解,他很簡單粗暴做了比喻,“我的本體,大概能占據整個席公館。”

雲喬懂了。

的確是很龐大的一株樹。

他身上,一直都有樹木的味道,雲喬從一開始就能聞到。

她還以為是洗髮香波留下來的。

她努力想要說點什麼,席蘭廷已經為她綁好了裙帶。

“……走吧。”他自然而然牽了她的手,“去吃飯。吃完了我送你去學校。”

雲喬心事重重。

席蘭廷故意惹她說說話:“我不在家,你跟其他男人出去玩了?”

雲喬先是一愣,繼而急忙解釋:“就跟祝禹誠……”

“冇有其他人?”

“有,但……”

她急了起來。

這麼一打岔,她顧不上悲春傷秋的,隻顧把那天的事掰扯清楚。

席蘭廷聽了,表情淡淡,故意逗她:“哦,太太清清白白,我信了。”

不,你冇信。

你的語言、神態,都表明你根本冇相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