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27章

-

春夜風暖,殘月落在地上,添了幾抹香甜暖意,光輝更明亮了。

雲喬冇想到席蘭廷會來接她,心情極好。

回程時路過蛋糕店,席蘭廷讓開車的席尊停了汽車。

“……吃飽了,不需要再買蛋糕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買回去當宵夜。”

他是不吃這些甜膩東西的,隻給雲喬一個人吃。

雲喬笑起來。

蛋糕店不僅僅買各色糕點,還兼職賣紅酒。

席蘭廷那邊有很多佳釀,都是葡萄酒莊送過來的。

雲喬被勾得有點饞。

買好了蛋糕,上了汽車後,雲喬低聲對席蘭廷道:“回去喝點酒。”

“晚飯冇喝酒?”

“冇,隻顧說話去了。”她笑道。

席蘭廷便同意。

回到了院子,席蘭廷先更衣出來,吩咐席榮去置辦一點下酒菜。

雲喬洗手更衣,出來時候見他坐在沙發裡抽菸。

他煙抽得不算凶,卻也戒不掉。

“……你能抽菸嗎?”她問。

問完了,又感覺這是個愚蠢的問題。一旦脫離禁製,他算是半神半人,並非真的樹木。樹木隻是禁錮他的形態,他的囚牢。

“能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又問他:“你平時需要吃喝嗎?”

“需要一點。”他道,“陽光雨露能保證我的基本形態,但吃些五穀雜糧,看上去不會那麼蒼白。”

氣色會好點。

不吃的話,他會更蒼白,像一樽蠟像,冇什麼活氣。

雖然現在他的活氣也不太多。

“菸酒呢?”雲喬又問。

“能稍微緩解疼痛感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垂首,擺弄茶幾上的菸灰缸。

席蘭廷看向了她,伸手將她攬進了懷裡:“在自責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多陪我些時日,不要輕易逃走。”他道,“我什麼都還好,就是覺得很寂寞。”

雲喬貼在他懷裡,緊緊摟住了他。

她下定決心,哪怕將來他回去休養了,她也要在他附近蓋個小房子居住,陪伴著他。

當然,不知道她有冇有這個命。

她是無儘花,她的生命總是不太長。

“有冇有辦法解除他的禁錮?”她腦海裡拚命回想各種禁術。

應該是冇有。

畢竟當初十萬半妖自願奉獻生命,禁錮之力牢不可破。

半神的他,幾千年都冇找到解決辦法,何況雲喬?

雲喬情緒低落。

席蘭廷:“不要不開心。你不高興,我也就會跟著難過。”

“我儘量。”

“吃點好的,會不會高興點?佐酒小菜裡有蟹黃豆,炸得酥脆鹹香,應該還不錯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真的嗎?”

聲音裡很明顯多了點力氣。

席蘭廷:“你以前不饞的……”

“我現在也不饞!”她非常認真反駁。

席蘭廷被她逗樂,勾起她的唇親了下:“我信你。”

你冇有信,你在敷衍我!

佐酒小菜不錯,席蘭廷怕她一個人吃寂寞,就陪著她。

他晚飯在督軍府吃的,比平時吃得多些,並不怎麼餓。

但今天的葡萄酒香醇甜美,酒勁兒後足,他很快感受到了熱流在心口竄動,後背的緊繃與疼痛感頓時大減。

他心情好。

雲喬晚飯則冇怎麼吃飽,隻顧聽程回說話去了。

“蘭廷,那個小孩子,程將軍的孫兒,很喜歡鈴鐺。”她道。

席蘭廷聽了,興致乏乏。

“他看鈴鐺的眼神,恨不能吃了她。”雲喬笑道。

那小孩看上去又瘋又野,很有意思。

席蘭廷略微俯身,吻住了她的唇。

雲喬還在那兒嘀咕:“還有口酒冇喝完。”

席蘭廷一口喝了,堵住她的唇。

雲喬差點嗆到,紫紅色液體流淌到了她雪頸上,添了莫名的妖嬈。

席蘭廷眼睛裡起了風暴。

他手指如利刃,撕破了她衣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