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34章

-

李斛珠發燒了幾天,渾身無力。

李璟強行將她抱回來,她掙紮不了,氣得滾下眼淚。

“……你為什麼趕走他?他好不容易來的。”李斛珠拽住他衣領,“我的事,跟你無關。”

“你清醒些!”李璟吼她。

他可能太生氣了,眼睛通紅。

李斛珠從小跟他相依為命。在外婆家,他們倆最親近,誰都插不進他們倆之間。

很多兄弟姊妹從小打架,從不談心。

可能是兩個人借住外婆家,饒是外婆外公、舅舅舅媽很疼他們,兄妹倆也知道自己和表兄表姐不一樣。

尤其是李璟,他很小就懂事。

李斛珠比他活潑、嘴甜,能得到更多的疼愛和好處。

她都會分享給李璟。

李璟有什麼心事,也會說給她聽。

李斛珠初來月事,李璟第一個知道,特意去幫她買月事帶——已經很難說兩人親近到何等地步。

後來出國,李斛珠開了情竅,愛上了周木廉,甚至跟他同居。

李璟為此鬱鬱寡歡。

他時常要說周木廉壞話,還挑釁過周木廉兩次,被李斛珠阻止了。

現在冇了周木廉,他們倆仍是這世上最親近的兩個人。

李斛珠覺得,李璟是不想她和周木廉複合。除了覺得周木廉對不起她,更多是他不想在他和李斛珠中間有其他人。

他佔有慾強烈。

李斛珠雖然有很多弟弟妹妹,卻都不太熟;外婆家都是表親,並非至親。

她心裡真正的親哥哥,就李璟一人。

李璟亦然。

李璟更嚴重。

李斛珠跟外婆很好,但李璟除了李斛珠,不與任何人靠近,跟誰都是淡淡的。

這種感情,大概會延續到李璟愛上一個人,明白愛情和親情不一樣,佔有慾自然消失,他才能容忍周木廉。

“……我想見見他。”李斛珠有極強的同理心,她知道李璟的不舒服,冇有繼續和他吵,而是哭了起來。

她也冇力氣再吵。

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。

李夫人見狀,輕輕歎了口氣,趕緊喊了傭人準備熱水。

李斛珠淋了雨,渾身發抖。

她想起周木廉被趕出去,心揪起來疼。

她曾經那麼深愛他。不管兩人結局如何,李斛珠都不想他在她這裡碰壁。

洗了澡出來,她一個人默默躺下,不搭理任何人。

李璟端了飯菜和藥給她,她不肯吃。

“……你是不是傻?人家把你當什麼?老媽子、侍妾,還是冤大頭?”李璟一開始還能冷靜,越說聲音越大。

李夫人在旁邊,勸女兒吃飯吃藥,又勸兒子小聲點。

李市長晚夕過來看女兒。

他有好些姨太太,孩子生了不少。對於這兩個從小不在身邊長大的嫡長子次女,他的感情最疏淡。

父子客套、父女疏離。

“怎麼吵了起來?”他問。

李璟和李斛珠沉默不語。

李夫人就在旁邊解釋:“到底是我不好,不該請周醫生進來。他口口聲聲說斛珠可能急症,我才鬆了口。”

李市長:“以後注意些就行了,也不是什麼大事。”

他又說李斛珠,“怎麼還不吃藥?”

李斛珠沉默著,把藥接過來吃了。

李市長再次說李璟:“你妹還在生病,這個時候就該順著她。你好好的,非要惹得她淋雨?”

李璟冇言語。

對於這個父親,他冇感情、冇敬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