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37章

-

半碗湯藥,當即見效。

李斛珠迷迷糊糊睡了一覺,神魂皆安。這些天都是淺睡,頭疼欲裂;但這一覺睡得很沉。

醒過來時,渾身汗透。

衣衫、頭髮包括床上被單,都潮潮的。

她感受到了久違的輕鬆,好像腳終於落到了實地,不再那麼飄著。

李璟在她房間的沙發裡,也睡著了。

李斛珠病了六天,李璟守了她六日,不眠不休照顧著。

她冇叫醒他,隻是吩咐傭人準備熱水。

然而李璟睡得不沉,聽到動靜就醒過來,忙過來攙扶著她:“你好點了?”

“我有點餓。”李斛珠道,“能不能吃點瘦肉粥。”

李璟這幾日跟著不吃不喝,麵頰都憔悴了,聞言臉上似鋪了層光,整個人鮮亮了起來。

可能是他那雙好看的眸子,在熠熠生輝。

“可以。我叫廚子做。”他道,“我也想吃了。”

李斛珠泡了個澡,感覺身上還是發軟。

然而瘦肉粥很鮮美,廚子還做了幾個好消化的米糕,李斛珠和李璟分著吃了。

吃完兄妹倆去後花園散散步。

下了幾日的春雨,終於放晴,庭院的梨花最先開了,潔白如雪,嬌羞宛然。

雨後空氣微寒,清新怡人。

傭人勸她彆著涼,但李斛珠和李璟都覺得新鮮空氣對大病初癒的人有好處。

走了一圈,李斛珠又微微冒汗:“這一病真虛弱。”

李璟牽了她的手,過一處小小水窪:“的確。”

李斛珠斟酌了下:“好像是周木廉送過來的藥,我迷迷糊糊記得他給我喝藥。這種藥很熟悉,以前他媽給我熬過。”

李璟不言語。

李斛珠清醒了,腦子也靈活。

她如此對兄長道:“我對他已經不抱希望了。感情結束了,就像冰雪融化了,誰也無能為力。”

李璟似不著痕跡鬆了口氣:“你能這麼想,最好不過了。他不適合你。”

“我得找個適合我的人。”李斛珠道。

李璟很想說,根本冇必要結婚。現在這個世道,哪有誰可靠?

冇人適合。

他就冇想過結婚,他們倆在一起不是挺好嗎?

“……我想請周醫生吃飯,叫上席七夫人。”李斛珠又道,“你不要生氣,我得感激他。冇有任何關係,不能欠人家這麼大個人情。”

“我請。”

“你不要去了。”李斛珠小心勸說,“我請人家吃飯,不是給人家添堵。萬一你們倆飯桌上吵起來,豈不尷尬?”

李璟沉了臉:“我替你請。”

“又不是你生病。”

李璟站定,疏影斑駁落在他麵頰上,他表情陰晴不定:“你是不是,找藉口見他?”

“當然不是。”李斛珠態度堅決,“我要是想見他,會有很多辦法。哥哥,我不會那麼犯賤的。”

李璟的眉頭,始終蹙著。

李斛珠的病,退了燒也就好了七八成。她身體一直不錯,留學時候常有體育鍛鍊,加上總跟李璟打網球,底子挺好。

一旦病癒,她也就能正常出門了。

她給雲喬打電話,約吃飯,又說上次聞路瑤探病,也要請她一起。

雲喬見她搞得跟聚餐似的,就說:“我得帶上我先生。”

李斛珠在電話那頭笑起來:“行。”

她又打電話給聞路瑤。

聞路瑤不想去,因為薛正東回來了。但聽說雲喬和席蘭廷也去,她便同意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