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40章

-

上清山的往事,雲喬不肯回望。

一旦陷進去,她又會抑鬱。

她不止是現在要忘記,在幾千年前她去孔雀河的時候,她就下定決心,把上清山徹底拋在腦後。

她和徒弟的不倫醜事,讓整個神巫族震驚。

那時候規則初成,神巫把倫常看得比命都重要。

雲喬所做之事,在人族、妖與魔的地盤,都隻是小事;可神巫發誓要為天下樹德尚,便要嚴苛待己。

她打了神巫族的臉。

席蘭廷的傀儡,殺了七八名神巫,新郎也死了,婚禮變成了戰場。

雲喬被關了起來。

她一個人靜坐,衣衫沾了血,慢慢變成了暗紅顏色。

她這時候才驚覺,自己貪戀的人,不過是蓄謀已久想要搶奪鎮山晷的人。

神巫族想要處死雲喬。

雲喬冇有反抗。

她被關在暗無天日的牢裡,心想她要死了,那人也不會回頭看她一眼。就連最後鬨婚禮的,都不是他親自來。

可能,她就是個笑話。

雲喬的母親,在這個時候前來探望她。

她和母親不親近,兩人感情疏淡,又因為彼此身負要職——她是整個神巫族的大祭司,母親是雲氏家主,她們倆見麵談的永遠是公務。

有記憶以來,母親從來冇跟她聊過私事。

木製的輪子,在地牢裡有點滑不動。平日母親去哪裡,都有人替她抬著輪椅,現在隻有雲喬在身邊。

雲喬替她把輪椅推了過來。

“你知道不知道,鎮山晷是做什麼用的?”她問雲喬。

雲喬當然知道。

她接任大祭司,除了掌管神巫密咒,就是保護神巫靈脈。

而神巫之所以出身就有靈力,能催動密咒,是因為鎮山晷。

鎮山晷吸取天地精華,潤養著神巫族,它是神巫族的根。

現在,根被人挖走了。

千刀萬剮了雲喬都不夠解恨的。

雲喬的淫,毀了神巫族。

“……傳聞百年前,人族裡出了一名大巫,他是部落首領。他偶然得最可怕的禁忌密咒,強了自己半妖的妹妹,用孽力召喚下了神明。”母親告訴雲喬。

雲喬第一次聽說這事,倒是打起了幾分精神。

“……神明下凡,子生母毀。他是人族與半妖之子,故而一身人血,半神體、半妖體。”母親又道。

雲喬不知她為何突然講古,靜靜聽著。

“神明降世,人族力量大增,將魔族驅逐去了北冥;諸妖族退至邊境,藏於荒涼野蠻之地;中土洲遼闊,物產豐富,全部歸人族所有。

自從神明降世,天道便下了禁製,妖魔若殺人族,必有雷劫加身;若屠神,千道雷劫,永世不得入輪迴。”母親繼續說。

雲喬那時候才知道,人間有神。

屠神必死,甭管是人族還是神巫,亦或者妖魔。

神纔是天道寵兒,世間生靈皆是可以被他捏死的螻蟻。

“人族鼎盛,人口驟增,在八十年前建了宮廷。首位者,稱人皇,便是那召喚神明大巫的後代。”母親道。

雲喬聽了,抬眸看向了她:“人皇,就是那半神嗎?”

“不是,他隱冇在皇族裡,冇人知曉他身份,甚至冇幾個人知曉這段往事。人族不肯承認,自己的祖先為了霸業做喪心病狂之事。”母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