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42章

-

“神巫族不會處死你,雲喬,幾位能做主的家主,都知道你身份。他們不知你真正的意義,隻知道你會給神巫帶來繁盛。

處死你,等於自取滅亡。但是你也知道,這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,總有人清楚你真正的身份。以後,你要自保。”母親道。

雲喬猛然抬眸看著她。

“以後?”她怔怔看向了母親,“您什麼意思?”

母親敲了敲牢房的門。

有人進來,抬了她出去。

雲喬拉著她輪椅的把手:“您要做什麼?”

母親卻不再開口。

幾日後,神巫族不停出事:首先,祭壇上所有的神像自己炸裂;上清山外圍的屏障鬆動,有幾隻蛇妖溜進來,試圖侵占神巫,想要混血;禁地出現。

最可怕的是,雲氏家主暴斃,死相慘烈。

傳聞中無儘花預兆繁盛,她消失就意味著衰敗。

神巫族最近發生的所有事,都好像在驗證這個預兆。

雲喬被放了出來。

雲氏所有的長輩,都恭迎她接任家主;神巫所有的家主,都祈求她再次擔任大祭司。

她的一生,註定是個荒誕的笑話。

雲喬出來第一件事,就是去砍了那個衣冠塚旁邊的桃樹,以及把那個衣冠塚給刨了。

然後,她在母親的棺木前,一動不動跪了三天。

母親保住了她的秘密,拯救了她釀成的大禍。

雲喬有時候一個人站在落霞峰,有往下一跳的衝動。

她死了,就一了百了。

神巫族所有的家主,都不再提及她的錯,隻說小王爺褚離處心積慮,偷走了他們的鎮山晷,要找回來。

此事由大祭司安排。

接下來的三年,外麵到處動亂。

北冥魔主被暗殺。

青丘族狐王慘死。

孔雀城諸妖混生,城主能管束他們,但城主一夜間消失無蹤。

妖魔無首,冇了禁錮,時常侵擾人族。他們也懂得避開雷劫,各種手段;而人族孱弱,根本不是對手。

由此開戰。

小王爺褚離所到之處,妖魔避讓。

他在人族裡有了極高威望,供奉強盛。他以前毫無存在感,卻在突然間光芒大盛,雲喬不懂為何。

鎮山晷幫了他的忙?

他是那個半神嗎?

若是的話,他需要鎮山晷,也不至於如此熱衷攙和人間事。

天下焦土,隻上清山是僻靜地。

這麼一亂,就是三年。

三年裡,雲喬冇睡過一個好覺,她變得冷漠寡淡。

北冥新的魔王特意到神巫族,請求他們站隊。

“你們有無儘花的預言。你們援手,我們便會勝利。”

“人族伐異之心強烈。他們軟弱,妖族與魔族皆令他們憂心,要除之後快。現在那位王爺,征伐氣太重。”

“我們倒下,人族的仇敵便是你們。異族無法與人族共存。”

人族太弱,什麼都怕。

他們又太強,那小王爺簡直是惡魔,他的傀儡軍隊所向披靡。人族在他庇護下,伐異之心更強烈。

神巫現在不救妖魔,妖魔的今日便是他們的明日。

不知不覺,世間竟有這樣傳言——神巫通曉天道,他們的選擇就是天道所向。

隻可惜,他們都錯了。

妖族也請神巫支援他們,這樣他們纔有可能抵禦那個殺紅了眼的小王爺。

此時,人皇陛下駕崩。

駕崩的人皇,是蘭廷的兄長;新的人皇登基,眾人都以為是小王爺,畢竟他有能耐、有威望。

不成想,新的人皇卻是他侄兒。

小王爺變成了皇叔。

朝臣不滿、百姓不滿。

王爺名滿天下,他本該是儲君。

那時候的皇權,還冇有父亡子承製,也冇有天生血脈的說法。人族的人皇,以有能力者居之。

小王爺褚離戰功顯赫。

現在天下大亂,妖魔騷動,隻小王爺能壓住他們。

朝臣們對新的人皇極其不滿,而支援新的人皇那一撥人,出了個餿主意——他們向上清山求親,要娶神巫族的某位神女為後。

至於人選,由神巫族自己定。

神巫族偏向人族,就意味著人族最終會勝利,能震懾一方——妖魔信奉神巫的那些傳說,人族也相信了。

雲喬那時候並不知道,這一切都隻是席蘭廷的陰謀詭計。

席蘭廷在背後,把所有人都算計到了。

神巫族最終答應,把神巫樂氏裡最漂亮的姑娘嫁給人皇,和人族聯姻,站在人族這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