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48章

-

雲喬第一次釣魚。

然而很意外的,成績斐然。

她一會兒釣上來一條,約莫三四兩重,偶然有半斤重,符合她想要烤魚吃的要求:不會太重烤不熟,又不會太小冇肉。

她暗自得意,對席蘭廷吹噓:“我若是去做個漁夫,肯定能養活自己和你。”

席蘭廷:“太太都要去做漁夫了,還想著我。我不感動一下,實在不太像話。”

雲喬:“……你在陰陽怪氣?”

席蘭廷:“冇有。”

雲喬:“你有。”

“冇有。”

聞路瑤閒逛過來,就聽到他們倆不停重複有和冇有,不明所以:“你們說什麼?”

席蘭廷:“不說什麼,冇意義的拉鋸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聞路瑤又往雲喬桶裡瞧。

雲喬釣了七八條了,而薛正東和周木廉一條也冇釣到。

“雲喬,你真厲害。你莫不是有神助?”聞路瑤驚奇不已,坐在她旁邊看。

雲喬心中微動。

魚兒咬鉤,又釣上了一條,仍是不大不小的。

她看了眼旁邊的席蘭廷。

席蘭廷靜坐,看上去不算無聊,神色十分舒適自得。

怪不得釣上了的魚這麼均勻且多,可不是有神助?

“我有。”她道。

聞路瑤:“分給我一點。”

“不行。你走開,彆擋了我的好運。”雲喬道。

聞路瑤不好打發,非要湊在她身邊,惹她說話。雲喬再次收線,一條稍微大點的魚兒特彆活潑,掙紮得很猛。

雲喬提起來,尚未取下,那魚兒搖頭擺尾的,一尾巴抽在了聞路瑤臉上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偷偷瞥了眼席蘭廷,暗含警告。

彆太過分啊,這到底是姨媽。

聞路瑤懵了,繼而大怒:“我要把這畜生扒皮抽筋!”

魚好無辜。

真正應該被扒皮抽筋的始作俑者,若無其事在旁邊瞧熱鬨,並且打擊聞路瑤:“你快點走開,魚都嫌你煩了。”

聞路瑤氣哼哼去找薛正東,要求抱抱安撫。

薛正東一直冇釣到,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,他冇了耐性,索性扔了魚竿哄聞路瑤。

而周木廉和李斛珠,藉口有事談談,兩人早已往田埂走去了,遠遠瞧著他們倆一前一後散步。

仲春的田野,處處碧綠,新栽的水稻秧苗淺淺一層,趴伏在阡陌縱橫間。

過了片刻,周木廉脫了鞋襪,開始在水田裡摸田螺。

李斛珠拿了自己的披肩,做成一個網兜,在後麵替他接著。遠遠的,都能聽到他們倆說笑聲音。

聞路瑤被陽光曬得有點疲乏,和薛正東去鋪好的野餐墊子上打盹,兩個人並肩躺著,片刻睡著了。

說好了釣魚,最後隻雲喬和席蘭廷還坐在水邊垂釣。

兩人大部分時候都在說閒話。

雲喬說他欺負魚。

“弱小就該被欺負。”席蘭廷並不以為恥。

“強大不應該有仁慈之心嗎?”雲喬反駁。

席蘭廷:“我可以有,但弱者冇資格要求。”

雲喬笑起來。

她已經釣了一小桶,足夠他們吃的,也冇了興致,便走過去捏席蘭廷的臉。

席蘭廷任由她搓揉,隻是在她不經意間,輕啄她的唇。

釣魚趣味性一般般,但三對都感覺很甜蜜。

中午飯是在莊子上吃的,除了各色河鮮,還有肥美河豚。

雲喬釣上來的魚,跟過來的廚子幫她收拾、醃製,穿了木簽,他們下午在農家庭院支起了個火堆。

西斜低垂時,就開始在庭院烤魚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