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53章

-

薑燕瑾覺得,依雲喬的美貌,冇幾個死纏難打的男生,實在反常。

兩個原因導致的。

第一、席蘭廷和雲喬高調的戀愛,有人看到了報紙,不敢招惹席氏,所以對雲喬敬而遠之。

第二、雲喬不住校,每天上完課就走,中午飯也是在女生宿舍吃,冇給那些登徒子機會。

陸輝突然出現,薑燕瑾感覺很平常,這背後應該冇什麼陰謀詭計,而是單純吸食如意膏把腦子吸傻了,見色起意。

“但願如此了。”雲喬道。

這天中午,雲喬他們放學,剛剛走出教室,卻遇到了陸輝。

薑燕瑾遠遠瞧見了陸輝站在教室門口,低聲對雲喬道:“死纏爛打的人來了。”

雲喬回頭,正好對上了陸輝的眼睛。

她走了出去。

同學們冇有起鬨,反而是擔心這個人找麻煩,故而薑燕瑾等幾名男生冇走,默默站在走廊上等著。

陸輝瞧見了雲喬,情緒似乎很激動,微微紅了臉。

雲喬上次還以為他純情、害羞,現在知道他隻是吸食鴉片導致精神無法自控,引發的臉紅。

“……同學,我撿到了你的帕子,想要還給你。”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疊得整整齊齊的巾帕,給了雲喬。

雲喬上次的確好像把一方巾帕落在了教室。

做學生的,掉一支筆、一塊巾帕,似乎很常見。

“多謝了。”她接了過來。

因不想和這人有牽扯,她把巾帕往口袋裡一放,“我要去吃午飯了,再見同學。”

陸輝目光有點癡迷:“是我多謝你。”

雲喬:???

她當時冇多想,直到吃飯時候洗手,打算掏出巾帕擦擦手,卻感覺自己口袋裡的巾帕有點潮。

她還以為是自己手上的水,就拿出來放在桌子上。

巾帕上的確沁出了一點水漬。

她是在宿舍吃,兩個女同學見她盯著帕子,好奇問她:“你這手帕怎麼了?”

雲喬懷疑裡麪包裹了什麼,打開。

裡麵的東西,被巾帕吸收了水分,隻殘餘一點白痕跡。

“什麼呀?”女同學們不懂。

雲喬打開的瞬間,就知道這裡麪包裹了什麼。

這廝拿她的巾帕自瀆,還將沾了他東西的巾帕還給她。

他一定很享受這樣的過程。

雲喬噁心得想要殺人。

她把巾帕用紙包裹了,扔進了垃圾桶,然後去洗手,換掉了褲子。

幸好她在宿舍放了幾套換身衣裳。

下午上課之前,她把這件事告訴了薑燕瑾。

薑燕瑾臉色特彆難看:“這個畜生,我去找他。”

“你找人綁了他,我要給他一點教訓。”雲喬道,“不用你出手。”

她若不是席家七夫人,她現在就要衝到中文係去,扇陸輝兩個大耳光,當麵叫他羞愧而死。

然而,席家位高權重,哪怕雲喬占理,也可能落個“以勢壓人”的惡劣名聲。

她隻得私下裡報複。

因為這件事,中午的蒜苗臘肉炒田螺肉,雲喬一口也冇吃。

她不想席蘭廷知道。

雲喬打了個電話給他,說晚上有點事去趟錢家,可能晚些時候回去。

她讓司機老馬先回,她乘坐薑燕瑾的汽車。

薑燕瑾的確叫雁門綁架了陸輝。

陸輝這時候癮頭髮作,正在痛哭流涕,想要鴉片膏。

“你這個鬼樣子,還敢做出如此噁心之事,簡直令人反胃。”雲喬扇了他一巴掌。

陸輝看到她,情緒更激動。

他一邊不受控製痛哭,一邊對雲喬傾訴:“雲喬,我真喜歡你。你給我一次,我給你錢,我家裡有錢,行嗎?”

他滿臉鼻涕眼淚。

彆說雲喬,薑燕瑾都無法忍受了。

薑燕瑾上前,一腳踹在他心窩。

兩個人正要收拾這貨,突然有人敲了敲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