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60章

-

他們要重新安置新家了。

在雲喬還冇有恢複記憶時,席蘭廷也說,等婚後兩年,她快要畢業了,還是會從席公館搬出來。

如今要重新蓋房子、裝修、置辦傢俱,估計也得一年半。

“你不用操心,長安會處理好。”他道。

雲喬點點頭。

心情很好,兩個人便出去吃飯。

雲喬自己開車,讓席尊跟在身後的另一輛車。

她突發奇想:“想去海邊吃魚。”

又問席蘭廷,“你想吃魚嗎?”

席蘭廷冇有想不想的,他對吃喝興趣不大,不吃都可以。

然而太太很想去。

故而他回答:“想。”

雲喬得到了肯定,車輪一拐,往碼頭那邊去了。

距離碼頭三裡地,有條小小街市,小館子、小客棧林立,都是供旅客們來往吃飯、居住的,還有些是做碼頭苦力的生意。

這就導致小街上七八成館子、客棧臟亂不堪。

雲喬倒是不介意,卻又擔心席蘭廷不習慣,故而特意開車轉了圈,尋了這條街最好的館子。

最好的館子,接待講究些的客人,門麵乾淨,門口大清早就用水沖洗過了,地磚上不沾染半點泥土。

裡麵的桌椅也簇新、乾淨。

隻是價格比較高,比城裡奢華的飯館也不遑多讓。

來這裡的,多半都是從碼頭走或者回的貴客,一次性買賣,冇有回頭客,自然能多宰一點就多一點。

雲喬不怕花錢,她坐下之後,和席蘭廷點了一桌子海鮮。

“這麼貴,若是做得不好吃,我要砸了他們後廚。”雲喬對席蘭廷吐槽。

席蘭廷:“你選擇進來,就該有心理準備。”

然而東西卻意外好吃。

魚蝦很新鮮,鮮甜可口;海螃蟹肉汁嫩,醬油也甜而淡。

“真不錯,七叔你嚐嚐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嚐了。

他們倆都是很清淡的口味,食材好,配料味道不重又清甜,自然覺得很好吃。

“的確還可以。”席蘭廷難得誇了句。

雲喬吃了頓好的,心滿意足。

席蘭廷還問她:“砸人家館子嗎?”

“算了,看在他們用的食材新鮮份上,不砸了。”雲喬笑道。

這家館子在小街上鶴立雞群,其實已經開了十幾年。

並不是像雲喬說的,宰客就宰一次。

進這個店的,的確都是有點錢的客人,導致客家服務更用心——因為有錢客人比普通客人難惹。

吃好了出來,雲喬不僅僅痛痛快快付錢,還給了不少賞錢。

兩人準備離開,卻在門口遇到了兩個隨從打扮的年輕人。

“……聽祝老大說這家店不錯,咱們去嚐嚐。”費二三說。

程回:“我上次嚐了,差點打廚子。不行,東西淡出鳥,他們捨不得放鹽。”

廣西來的少爺,習慣了重油重辣,地道的燕城海鮮,他吃不下。

雲喬聽了,不免莞爾。

程回精明,已經看到了她,當即走上前。

這孩子眼睛裡有一股子狂勁兒,看上去不太好惹;然而笑容又純粹熱烈,像個小火爐似的。

好好相處,他能溫暖你;稍微不慎,他就要把你燒個精光。

“席太太?”他笑道,“真是有緣。”

雲喬點點頭。

她又介紹席蘭廷,“這位是我先生。”

程回雖然見過她,卻每次都是她跟旁人一起出來。

倒是頭一回見她先生。

和徐寅傑一樣,程回是個刺頭,結實又莽撞。他年紀小,性格野,幾乎冇有怕處。然而觸及席蘭廷眸子,他感受到了莫名壓力。

好像一座山,巍峨不動,毫無情緒,卻令人感覺高不可攀。一旦山壓過來,就是滅頂之災。

他表情收斂了些:“席先生。”

席蘭廷點點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