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61章

-

費二三同樣有壓迫感。

兩人都是混不吝,在廣西稱霸一方,十一二歲就敢到處挑事。

唯獨在席蘭廷跟前,乖得像見貓的鼠。

“……你們怎麼到這裡來逛逛?”雲喬和他們倆寒暄,“特意過來吃飯,還是要坐船出門?”

程回:“我們家小姐從上海回來,我們接了電報,過來接她。”

他口中的“小姐”,是指玉容。

玉容跟某位權閥門第的少爺去上海遊玩了大半個月。

最近那位少爺回家,直接從上海走了;玉容一個人回來,發了電報給俱樂部,讓管事派人來接。

但她具體哪一日到,也冇說明白。

導致程回和費二三在這碼頭晃悠了兩日,還是不見玉容人影。

他們倆索性到處吃吃喝喝。

費二三昨天瞧見了這館子,就很想去嚐嚐。程回實在吃不了精緻的燕城海鮮,不同意進去。

他寧願吃一碗牛肉麪。

兩人在門口猶豫著,就遇到了雲喬和席蘭廷。

“你們要進去吃飯嗎?”雲喬又問。

費二三立馬道:“要,要,多謝席太太。”

雲喬喊了小夥計,先給了賞錢,又給了方纔相同的飯錢,對小夥計道:“這兩位小兄弟要吃飯,你招待好。”

小夥計熱情洋溢,不顧程回和費二三的粗布短衣裝扮,把他們倆當貴客迎上了二樓雅座。

海鮮的確鮮甜,程回還是吃不慣。

他瞧見了街尾有小販賣臭豆腐,當即對費二三道:“我要去買點臭豆腐,順便要些辣醬,你吃不吃?”

費二三:“……我不吃,以及你出去彆說認識我。”

程回不理他,自己去了。

正好有郵輪靠岸,不少乘客直接從碼頭乘坐黃包車走了,有些則過來投宿或吃飯。

一名少女,穿著緋紅色格子大衣,乳白色洋裙,手裡拎了個小小皮箱,正往這邊走。

她目光鎮定,四下裡找店鋪。

瞧見了這家海鮮館子,她特意走過來:“我不吃飯,能否借用下電話?我給錢。”

小夥計立馬變臉:“冇有電話。”

女孩兒已經瞧見了櫃檯上的電話:“我給你錢,我隻打個電話。”

小夥計:“那電話壞了。”

女孩子表情收斂,微微蹙眉。

“您要吃飯嗎?”小夥計又問她。

女孩子暈船,提到吃的就作嘔,搖搖頭:“我不要吃飯。”

小夥計:“那您挪個地方,彆在這兒站。”

身後有兩名男客,大腹便便,瞧見小女孩子細嫩皮膚,弱柳扶風婀娜身段,似乎想從她這裡得到點什麼。

“小姑娘,是冇錢吃飯嗎?我們請客。”男人說。

女孩子往後退一步。

她臉色有點白。

她看上去身量不足,但長得秀美可人。衣衫在船上冇辦法熨燙,略微有點皺巴巴的,然而料子很好。

在男人眼裡,這位肯定是個落魄千金。

這種落魄的小姐,總能勾起男人的權勢欲與保護欲。

兩人眼瞧著想要拉她去雅座吃飯。

倏然,什麼黏糊糊的東西,朝男人扔了過來。

男人接住,一股子淡淡腥辣臭味。

程回往前一站:“做什麼?青天白日的,你們搶劫?是想劫財,還是劫色?”

程回年紀雖然小,但個子高大,眼神裡天生帶著一點癲狂的瘋勁兒,一看這貨就是個不計後果的打手。

兩男人飯也不吃,轉身走了。

女孩子臉色還是很僵硬。

程回還剩下半碗臭豆腐,瞧見她一臉慘白,虛弱不堪。

他不知如何安慰彆人,又想起他爺爺說,實在東西比話更有誠意。

故而他把半碗臭豆腐往女孩子跟前一送:“你吃嗎?”

女孩子被臭味刺激得狠了,原本就翻滾不息的胃造反了,她跑開幾步,嘔吐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