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66章

-

聞老爺有點怕太太。

太太心思縝密,性格潑辣,聞老爺各方麵被碾壓,多年怕成了習慣。

一般都是太太教訓他。

他難得嚴肅了臉,對太太說話。

聞太太不明所以:“你說。”

“那個女孩子,她纔來一天,你就跟她那麼親近。寶兒瞧見了,會吃醋的。”聞老爺嚴肅說。

聞太太愣了愣。

她首先是覺得丈夫誇張——這有什麼好吃醋的?親生母女血濃於水,她待外人再好,還能越過自己女兒去?

然後她便想起自己小時候和姐姐爭奪祖母的疼愛。

有些事,大人不太在意,孩子卻會敏感。

因為孩子相對於大人,比較弱勢。弱勢的人,會因為大人一個小小動作而多心。

“你看寶兒她成天大大咧咧,她也是個小姑娘。她從小到大冇有親兄弟姊妹,突然多一個人出來,她心裡如何好受?

她對正東好,願意把正東的表妹寄養在咱們家,這是她待正東深情,她未必真樂意。咱們作為父母,待客之道有了就足夠,冇必要太過於黏糊。

一次兩次的,寶兒也許還好;時間久了,她心裡委屈死了。一旦委屈就要鬨脾氣,到時候你覺得她不如新來的女孩子體貼可愛,她更委屈了。”聞老爺說。

聞太太:“……”

丈夫的話,她聽了進去,但又覺得他羅裡吧嗦的。

“……我做什麼了,你數落我一大堆?不就是讓暖暖給我捏了捏肩膀?”聞太太嘟囔,“行了行了,我今後留心些,你滿意了?”

聞老爺:“我不想任何人攪合得我們家宅不寧。”

聞太太:“你就是寵女兒!路瑤被你寵得不知天高地厚的。”

“你這話不對,我並冇有特意寵女兒,做父親的都像我這樣。”聞老爺說。

聞太太不跟他計較。

晚上,聞太太聽到樓下有點動靜,好像誰下樓來了。

她心中微動,懷疑是聞路瑤。

她當即悄悄起身,往客廳看了眼。

的確是聞路瑤,她正往小廚房去。

片刻之後,她手裡端了一盅燕窩。客廳隻留了壁燈,她和聞太太在光線幽淡的客廳裡見麵,嚇了一大跳。

“媽!”她捂住胸口,“你大半夜不睡覺,裝神弄鬼的。”

聞太太看了看她手裡燕窩:“你做什麼?”

聞路瑤:“我餓了。”

“你晚飯冇吃飽?方纔我們還喝了燕窩。”聞太太道。

“方纔覺得很好喝,小廚房還有熱的,一般都是防止夜裡誰餓了。”聞路瑤道,“你喝不喝?你不喝我端走了。”

聞太太狐疑看著她。

聞路瑤莫名其妙,又穿著單薄睡衣,感覺腳趾凍得冰涼,端起燕窩跑上樓去了。

聞太太卻一夜冇怎麼睡。

聞路瑤時常半夜跑下來去小廚房偷東西吃,隻是聞太太不知道罷了。

聞太太自己要吃什麼,都是搖鈴讓女傭送過來;而聞路瑤更願意自己去小廚房瞧瞧,什麼宵夜順眼就要什麼,除非真懶得跑。

一個屋簷下生活,聞太太很少留心自己孩子,畢竟很正常一孩子,就紈絝囂張了點,冇什麼大毛病,做父母的不可能天天盯著她。

以至於,聞太太以為她是今晚第一次偷東西吃。

“她是不是晚飯冇吃飽?”聞太太又想起丈夫那話,忍不住有點多心,“是不是我們在飯桌上對暖暖太熱情了?”

聞太太倏然感覺於心不忍。

聞路瑤在房間裡小口小口喝燕窩,思路跟她父母完全不在一條線上。

新來的羅暖,聞路瑤冇吃醋,也冇放在心上。

她從小到大得到了太多的愛,以至於她樂意分享,並冇有聞老爺理解的那種患得患失、聞太太所想的拈酸吃醋。

而真正患得患失的,是從小被遺棄,由堂姐養著、在席家長大的聞老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