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67章

-

二月中旬,院子梨樹開了滿樹花。梨花素雅潔白,不施脂粉般,飄渺若仙。微風動搖,樹枝糾纏低語,落英似雪,含情脈脈。

週末午後,雲喬和席蘭廷坐在屋簷下看書,偶然閒聊。

“……我要不要去學西洋油畫?”她突然道,“若能畫出這美景,纔不辜負了春光。”

席蘭廷淡淡:“用眼睛看,一樣不辜負。”

“暑假時候可以學。”她道。

席蘭廷聽了:“暑假不想出去玩玩?我還想帶你去趟北平。”

雲喬一聽,頓時眸光微亮:“可以去北平?”

“為何不可?”他道,“順道辦些正事。北平、天津走一遭。”

雲喬點點頭。

她平時要上課、週末要陪席蘭廷,或者跟朋友約會,油畫之事暫時放棄。

隻是她放學後,瞧見家裡擺了畫板與顏料。

原來是席蘭廷在學。

“……我反正無事,替你學了。等我學成,再教你。”他道。

這樣,週末時間她可以學,卻又不會浪費時間冇空陪伴他。

真是再好不過了。

席蘭廷白天請了位老師授課,晚上回家練習。雲喬坐在旁邊,寫寫作業、實驗報告與總結,或彈彈琴。

兩人過得很充實。

席蘭廷不得不承認,有了太太的確幸福數百倍。

雲喬最愛黏在他身上,時不時有個奇思妙想,可愛極了。

席蘭廷一一幫她實現。

聞路瑤週二晚上打電話給她,約了她週三下午喝咖啡、吃晚飯。

她知道雲喬週三下午冇課。

雲喬不是很想去:“我最近跟周老師鑽研心臟學,除了實驗,還要翻譯一批新的英文著作。”

有一本德文著作,關於心臟研究的。

目前這一刻屬於未知領域,每個新的研究理論,雲喬和周木廉都要反覆研讀。加上書籍回國至少比歐美晚了三個月,他們倆時間緊迫。

雲喬不會德文,周木廉也不會。

導致雲喬又想學德文。

好在席蘭廷會。

“德文、法文的著作,都可以拿過來,我替你們翻譯。”席蘭廷道。

他以前無聊,學過很多語言。

雲喬天生過目不忘,而席蘭廷則說是天培養的記憶力。

他第一次出國,對外麵的世界也很茫然。他幾千年困在中土,突然意識到海外的世界已經發展成了那樣,既驚奇又心驚。

“太好了。我們打算請外語係的老師翻譯,隻是他們托大,總說冇時間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我有時間。”

“那我怎麼給你稿費?”她問。

席蘭廷:“一個字一個要求。你到時候答應即可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先生獅子大開口,導致雲喬第一次想要家暴。

兩個人討價還價。

席蘭廷做了巨大犧牲,讓步五百字一個要求。

一篇文章約莫上萬字;而一本書在五萬字左右。

雲喬感覺自己背上債務如山,每天都恨不能把先生頂在頭上膜拜,才能還得起。

後來,虱子多了不癢,債多不愁,她反而很坦然了。

席蘭廷也是打打嘴仗,冇認真計算她的欠賬。

雲喬很忙,想要拒絕聞路瑤。

聞路瑤卻道:“你想不想見見正東的表妹?”

“什麼表妹?”

“看看,你都不知道此事。”聞路瑤笑起來,“我帶她去看你,順便一起玩玩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隻得應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