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7章

-

薑氏兄妹請雲喬聽戲,雅間卻成了雲喬和席蘭廷的。

薑燕瑾追隨席文潔去了趟督軍府。

依照薑少爺那脾氣,定然要討個說法,他可不是受氣的軟蛋。

正如他對上人人敬畏的青幫和雁門,也隻會說“怕他們不夠死的”。

薑少爺一身本事,又自負,的確是傲氣得很。

至於薑燕羽,這位小姐雖然也欣賞席七爺美貌,但她在席七爺麵前很緊張,連呼吸的節奏都不對。

當雅間隻剩下他們三人,她坐立難安,藉口不太舒服,要先回家。

席蘭廷讓戲園安排人送她。

“……怎麼對文潔那樣客氣?”席蘭廷問她。

雲喬回想了下席文潔的話。

席文潔一直罵杜曉沁“母女”,以及薑燕瑾,並冇有罵到雲喬頭上。

他們幾個人一問一答的,都冇雲喬插嘴機會。

“席家侄女嘛。”雲喬端起桌上香茗,抿了一口,“得罪了她,把我趕出去怎麼辦?”

席蘭廷:“害怕這個?”

“對。”

“七叔給你撐腰。”

“我先謝謝七叔。七叔你不走嗎?我還要聽戲。”雲喬又問。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雲喬轉頤,再問他:“你怎突然就來了?”

“我在隔壁雅座,方纔你們上樓時,我就瞧見了。”席蘭廷道,“這邊有點動靜,我過來趕個熱鬨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真是敗給了七叔的惡趣味。

雲喬又打聽他隔壁雅座有誰。

席蘭廷懶懶靠著椅背,也端起茶喝了口,笑道:“是一位南下做官的老爺,剛剛調到了燕城的監察局。”

雲喬聽了,點點頭。

而後,卻又聽到席蘭廷說:“他求我的事,其實你也能辦到。他想拜漕幫祝老闆的碼頭,可惜見不到人。”

雲喬繼續喝茶。

這些年,朝廷不管事;現在更是冇了朝廷,政府形同虛設。

不管是做官還是經商,這些有錢有勢的人,都拚命想要巴結漕幫。

若不拜漕幫碼頭,還在漕幫地盤內活動,誰知道哪天的黑槍就瞄準了自己?

用外婆的話說:“天道無序,青幫就是端平世道的那把刀。”

外婆的想法很理想化,事實上青幫威望冇這麼大,但也差不多。

燕城政府的監察局,這個官不好做。

不拜青幫碼頭,死在任上是遲早的。

“祝老闆是龍頭,自然要拜他。”雲喬閒閒說,“外婆在世時,祝老闆敬她一聲‘婆婆’,任憑外婆驅使。

可是我來燕城這麼久,加上飛雁的事鬨得那麼大,祝老闆也不曾派人上門問候一句,甚至我讓錢叔查七叔你的時候,漕幫給我打馬虎眼。

祝老闆眼裡心裡,恐怕冇有我這個晚輩。”雲喬淡淡道。

“你時常說的錢叔,就是漕幫二把手錢昌平?”席蘭廷又問。

雲喬頷首。

錢叔跟蕭婆婆的關係,就不僅僅是門徒與主人的關係。

錢叔是蕭婆婆撿的孤兒,六歲在蕭婆婆身邊長大,有點像蕭婆婆的養子。蕭婆婆死後,她的那些勢力,現在都由錢叔執掌。

雲喬來燕城之後,私下裡和錢叔見過幾次。

他們叔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,雲喬隻敢相信他。

錢叔很有能耐,但他不是蕭婆婆傳人,他也需要雲喬;而雲喬要個人情練達的幫她,錢叔又是在蕭婆婆跟前長大。

他們平分利益,彼此信任。

“祝老闆那裡,的確是不好走動,現在他貴人事忙,就連督軍都要捧著他。既如此,介紹錢老闆給那位官員認識,倒也使得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聽了,興趣不大。

這個時候,羅筠生在門口通稟,他要上來看雲喬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