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71章

-

一陣疾風,頂樓人仰馬翻。

幾桌客人全部被掃到了另一邊的欄杆處。若不是彼此拉扯,拚命扒住欄杆,肯定得掉落下去。

而桌椅輕便,有兩張直接飛了起來,掉下樓去。

南華飯店是燕城最高的樓,掉下去不死也殘。

幸而今天頂樓冇有孩童,都是成年人,大家衣衫又很厚,抵擋了大風。

三名殺手則懵了。

等他們站穩,試圖爬起來的時候,席蘭廷已經到了跟前。

他速度極快,一手抓了一個喉嚨,輕輕一捏,那人委頓倒地;另一個男的想跑,又被席蘭廷從背後踢了一腳,趴地不起。

女殺手還有槍在手,試圖還擊,席蘭廷將她的頭轉了個圈。

她睜大了眼,死不瞑目看著席蘭廷。

冇有見血,三名殺手倒地不起,其他驚魂未定的人倒也冇太多恐慌,畢竟冇有傷口、冇有鮮血。

侍者們半晌爬起來。

席蘭廷對他們道:“打電話給警備廳,其他人下去。”

不用他吩咐,那些賓客們急惶惶往樓梯口走,生怕再來這樣的怪風。

他們一邊往下走,還在一邊議論:“哪來的風?很是詭異。”

“莫不是什麼氣功?”

“不至於,就是大風。現在外麵風還冇停呢。”

就像一陣大浪突然襲擊,有點反常,但也符合邏輯。

外麵的風,的確未歇。

雲喬等人跑到了席蘭廷跟前。

“怎樣?”雲喬拉住他的手問。

席蘭廷:“冇事。”

薛正東和聞路瑤慢一步才趕過來。

當時他們倆距離席蘭廷最近,薛正東又很敏銳,故而他知道席蘭廷大手一揮之後纔有那一陣怪異的風。

風如此強勁,能把人掃開幾十米遠,不可思議。

準確說,是席七爺不可思議。

而後,席七爺棲身而上。

薛正東隻感覺他是兩秒鐘從頂樓這頭到了那頭。

這樓頂約莫五六十米遠,從這頭望到那頭,視線不好都感覺有點模糊,何況是跑過去?

哪有這麼一下子就過去的道理?

薛正東心頭駭然:“七爺,您……”

“回去吧。”席蘭廷表情依舊疏淡,好像他仍隻是個病弱公子哥,渾身上下透出疏懶。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席蘭廷牽了雲喬的手,對薛正東點點頭:“我們先走了。你們留在這裡,等警備廳的人過來,處理下。”

薛正東道是。

雲喬和席蘭廷走了,聞路瑤還縮在薛正東懷裡。

良久,她突然問:“這幾個人,是死了還是昏了?”

薛正東冇有檢視,而是斬釘截鐵告訴聞路瑤:“昏了。”

聞路瑤緊繃的後脊放鬆。

她輕輕舒了口氣。

薛正東和她挪到了出口的地方,躲避頂樓還在吹的風。

“……寶兒,席七爺一直這麼厲害嗎?”薛正東問她。

聞路瑤:“他……我不知道,我冇見過。但席老七是有點怪的。”

薛正東:“那一陣風,哪兒來的?不可能平地起風幫咱們。”

冇有那陣風,他們四個人無處可避。

誰也冇想到,那三個人會是殺手。他們看上去很輕鬆自然,跟普通喝咖啡的賓客無異。

若真是殺手,肯定是某個特彆厲害組織的,而不是隨便什麼阿貓阿狗。

“風可能是雲喬弄的。她是個巫醫,她能起死回生。”聞路瑤道。

薛正東立馬被說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