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72章

-

令人恐懼的,從來都不是離譜的事實,而是未知。

“風從哪裡來”,比起“不知道”,薛正東覺得是雲喬弄的,更叫他安心些。

哪怕在詭異、離奇,也有個緣故。

未知是個巨大的黑洞,想象力可以將它無窮無儘延伸,活活把人嚇死;而離譜,放在明麵上,想象力在它身上有個度。

比起無止境的幻想,有度的離奇更安全。

聞路瑤說是雲喬,薛正東感覺大大鬆了口氣。

“……這些人衝誰來的?”聞路瑤問。

薛正東不知道。

有可能是馮家老三。

上次薛正東被人算計下藥,事後他平安無事,叫人用藥雙倍灌了馮三少。

馮三少冇他那麼好運氣,聽聞慘不忍睹。

事情過去這麼久,馮老三還留下了個“遺漏”的毛病。他小小年紀,偶然無法控製屎尿。

他找了西洋大夫,正在積極吃藥治療,有了點效果。

馮帥因此而暴怒。

薛正東這次回去,若不是大總統稱帝在前,馮帥無瑕管家務事,肯定要揍薛正東一頓。

馮老三吃了這麼大虧,想要再次報複,合情合理。

“也許是衝我來的。”薛正東道。

聞路瑤立馬想起了上次的事:“是不是你們家老三?”

“有可能。”他道。

聞路瑤一張圓臉,又萌又可愛,此刻繃緊著,倒也有幾分殺伐氣:“等我去北平,一定要收拾他!”

薛正東失笑:“怎麼收拾?”

“叫席老七或者雲喬揍死他。”聞路瑤理直氣壯,“我乾嘛要自己動手?我外甥、外甥媳婦是擺設嗎?”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他們倆閒話,警備局來了人,把三名昏迷不醒的刺客拖走了。

薛正東想要送聞路瑤回家,聞路瑤不依:“我也要去看看。”

兩人去了警備局。

薛正東讓她在接待的會客室等候,自己去見了巡捕隊長。

“……兩個人已經死了多時,都是頸部重傷。還有一個昏迷,先要送往醫院,看看能否搶救過來。

不過,要有心理準備,重傷這位七竅流血,不是個好征兆。”巡捕隊長告訴薛正東。

薛正東愣了愣。

他當時拉著聞路瑤過去,稍微慢了一步。

他遠遠的,隻看到席七爺捏住第一個殺手喉嚨,殺手立馬倒地不醒;第三名女殺手,席七爺隨意轉動了她脖子。

輕鬆得好似隨手擰開了水龍頭。

但那女殺手脖子的確轉了一個大圈,正常不可能活;薛正東一開始就知道,隻是不能在聞路瑤跟前說實話,怕嚇到她。

可他冇想到,第一個殺手也死了。

就那麼捏了下脖子……

至於第二位殺手,也就是被席七爺踹了一腳……

“好,多謝了。”薛正東回神,“這件事就麻煩您了。一旦有訊息,請通知我。”

他留下了名帖和電話號,這才帶著聞路瑤離開。

警備局的人知道他是馮帥的兒子,督軍府的貴客,不敢輕慢,恭恭敬敬送了他和聞路瑤出去。

“你在發什麼呆?”聞路瑤問他。

薛正東:“在想席七爺。我以前不知他這般神秘莫測。”

聞路瑤:“席老七就那樣吧。”

薛正東見她什麼也不知道,也就不再多說。

他送完了聞路瑤,立馬去著手調查這三名殺手的身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