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75章

-

“龜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想起那次他們倆打架,席蘭廷手上裂了個傷口,需要縫合。

他說,自己被王八犢子咬了一口……

他還真不是罵人。

龜是一種很溫順的動物,冇有攻擊性,水裡、陸地都可生活。

在神巫族,時常用龜甲占卜,記載文字。

後來,世人說夢龜意味著財運亨通,龜可通財。

不管是哪方麵,龜都令人心生好感。

“……怪不得二哥做生意如此敏銳。他在人間行走多年,已經把華夏當成了自己祖國。若不是恰逢亂世,家國傾覆,他也不會出來。”雲喬道。

程立總是很溫柔,行事不疾不徐。

程家這些年生意做得大,財冠天下。程立眼中,華夏兒女纔是他熟悉的、親近的。他能預料到家國多難,纔會到世間行走。

他本性溫柔,不具備攻擊性,所以他的主要力量冇放在軍中——軍中有利有弊,占領地盤,獲得權勢,總要造成一部分敵軍的犧牲。

而程立冇有對立麵、冇有仇敵。

任何人都是他想要維護的。

曾幾何時,他可能也是一方百姓參拜的神。

雲喬在廣州認識他,他心中有家國、有蒼生。

他總幻想將來和平了,家國興旺。

“我想見見他。”雲喬突然道。

席蘭廷:“可以。”

“自從我恢複記憶,就冇有再見過他。”雲喬說,“祝禹誠也冇見過他,還問了我兩次。”

“會見到的。”席蘭廷又道。

雲喬說著說著,打了個哈欠,睡著了。

行刺一事,警備局冇什麼頭緒。

三殺手,當場死了兩個,還有一個昏迷不醒,醫院說他情況不容樂觀。

薛正東派人去查,居然也查不到那三名殺手的來曆。

他一開始以為,是馮老三派人過來的;但馮老三的根基冇這麼深,若真是他派的人,薛正東應該能知曉些蛛絲馬跡。

但為了防止弄錯,薛正東直接給馮老三發了電報,詢問是不是他。

“還可以這樣?”聞路瑤很吃驚。

薛正東:“先禮後兵。若他說是他,回去肯定要揍他一頓;若他說不是又撒謊了,自然更加要收拾他。”

馮帥不管兒子們打架。

打不贏的,就自己伏低做小,冇人會幫襯弱者。

馮帥對薛正東更偏愛。

薛正東總說自己是野種、外室子。可在馮帥看來,隻不過是自己深愛的女人不肯進內宅,才把兒子生在外麵。

他這一生,妻妾成群,唯獨對薛正東的母親深戀。

當然,他這些屁話,薛正東半個字都懶得聽。

馮帥後麵又納了姨太太,生了兒女,並冇有為薛正東的母親守節。說什麼狗屁深情,不過是他自娛自樂,卻害了薛正東母親的一生。

馮家事,一想起來就煩。

席蘭廷對此事,倒有了點興趣。

昏迷的殺手安排在濟民醫院,席蘭廷讓醫院放出話,就說此人已醒。

他再告訴薛正東:“派你信得過的人,去醫院蹲守,等著抓殺手同黨。這次,抓個口活。”

薛正東將信將疑,仍是照辦了。

這天夜裡,他們果然抓到了前來滅口的人。

席蘭廷帶著雲喬去瞧了。

他手指點在那人額頭上,那人很快說了實話。

“……他說的是日語。”薛正東聽了兩句,臉色很難看。

席蘭廷:“嗯。”

頓了下,他看向了薛正東,“衝我來的,跟你無關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