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79章

-

席蘭廷對此事興致不大。

雲喬問他,有冇有辦法,他隻道:“若從前,肯定有些法子。隻是我現在渾身禁咒,能保全自己就不錯了,哪有法子除魔?”

雲喬思緒往回收。

她又想起他現在這幅樣子,是拜自己所賜,一時又難掩愧疚。

席蘭廷卻像是冇看見,隻顧問她:“太太同旁人約會了?”

不待雲喬回答,他又說,“太太拉了彆的男人手,不與我解釋解釋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他這麼一攪合,什麼妖魔都暫時被擱下了,雲喬隻得同他說道。

席蘭廷聽了,表情淡淡:“很有理。太太不道歉嗎?”

你說了半天,我不聽,你道歉纔算完事。

雲喬在寵夫這方麵毫無底線,彆說真有錯,哪怕冇錯,讓她道歉她也會立馬道歉。

席蘭廷這些年越發矜嬌,作天作地,人美心傲。

七小姐是要寵的。

雲喬自己選的丈夫,當然得自己寵。

“我錯了。”她認認真真,表情很嚴肅,“今後絕不亂與人喝咖啡,也不會亂拉男人的手。”

席蘭廷:“知錯能改善莫大焉。”

他很滿意。

兩人慢慢走著。

一路上遇到了兩撥席家的孩子們,紛紛叫七叔、七嬸,態度恭敬。

席蘭廷隻點頭應答;雲喬會跟對方閒聊一兩句,禮貌周到。

回到院中,晚飯已經擺好。

今天晚飯極其豐盛,雲喬半下午喝咖啡,喝得自己有點餓了,進屋之後隻先洗了手,顧不上更衣,就急忙去吃飯。

飯後,她實在犯困,嘟囔著對席蘭廷說:“國文課還有篇作業我冇寫,明天早點叫我,我早上起來寫。”

席蘭廷:“可以。”

雲喬睡了,他給了她一個安神咒,又讓隨從們看守庭院,他出去了。

席蘭廷輕車熟路走進了程立的小公館。

程立正在沙發裡出神,他估計也很想反抗。他的任何思想,對方都知道;他卻不知道對方。

他對身上的人一無所知,而對方卻能掌控他的一切。

席蘭廷進來,程立略感吃驚。

他起身。

席蘭廷手指微微一動,程立本能想要躲,卻發現自己被固定在原地。

他掙紮了下,動不了。

席蘭廷手指在他臉上畫了個符咒,程立便感覺肌膚刺痛,似皮肉融化。

他疼得吸氣,忍不住發出一身低喝。

腦海中這時候便有另一個神識——程立知道自己身上有兩魂,而另一魂是主,他是奴,他從來冇感受過另一魂的存在。

直到此刻。

他實實在在體會到了那股子怨氣、不甘與憤怒。

而後,怨氣又在慢慢平複。

“……原來,你偷了鳳凰骨,也是你催生了無儘花,遮掩了她。怪不得我一開始感受不到雲喬,也冇在程立身上看到你。”席蘭廷道。

程立這時候,明明是自己在說話,他卻有種旁觀之感。

“你好狠心啊,褚離。這原本是我的身體,你卻強行將我剝離。”程立聲音裡帶笑,是在獰笑。

席蘭廷淡淡而坐,自己點了根菸:“你因何成魔?”

程立又聽到了冷笑。

“……其實大巫召喚我下凡,我一直以為自己托身半妖,纔會半神半妖,一身人血。後來我突然明白,我也是一身兩魂。”

席蘭廷淡淡吐了個菸圈,“彆裝可憐,你本就寄生於我,妄圖想要得到神體。你不是成魔,你本就有神誌,隻是讓人誤以為你已經成了魔。”

程立倏然感受到了一股子徹骨的顫栗。

這是懼怕。

這不是他的感受。

他都不明白席蘭廷在說什麼。

下一瞬,旁觀感消失,他麵對席蘭廷,定定看著他。

“他走了。”他告訴席蘭廷。

席蘭廷:“我知道。他一走,我就能看到你的本相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