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80章

-

程立起身,倒茶款待席蘭廷。

他的隨從們都在後院矮平房裡住,兩個負責打掃的女傭,這個時間也休息了,故而客廳空空蕩蕩。

“我能否打聽打聽你的事。”他問席蘭廷。

席蘭廷表情慵懶,好像這世上的驚濤駭浪,都不足以令他掛心。

程立自以為,這番問話,冇有回答。

不成想,席蘭廷把一根菸按滅在菸灰缸裡,神色添了幾分坦然:“你問。”

程立吃驚。

席蘭廷:“怎麼?”

“冇想過你會回答。”程立如實道。

席蘭廷:“你曾對雲喬說,哪怕她不嫁你,也要保她此生隻贏不輸……”

頓了下,他續上了話音,“……能克服自己貪戀,隻為她好,你算個人物。”

至少,席蘭廷做不到。

程立聽聞這話,隻感覺一陣鑽心的痛。

“我並冇有甘心。”他道,“我隻是不想她左右為難。”

“就是不甘心,纔可貴。”席蘭廷說,“我敬你一分。你有話就問。”

程立舒了口氣。

他把自己的注意力,從他心愛的姑娘已經嫁為人婦上拉回來,問起了席蘭廷:“你們談話,我聽得一知半解。他現在在哪兒?”

“他與你共生,自然在你身體裡。”席蘭廷道。

程立:“那……”

“就像黑天白晝,你與他不能同時存在。一身兩魂,並非兩魂皆可施為。但我的引魂咒,讓他出現時候,你可以察覺。”席蘭廷道。

隻是察覺、旁觀,不能控製他,更不能在他出現時候搶奪身體。

“他出現得隨心所欲。”程立道。

“對,他一開始就掌控了你。”席蘭廷說。

“我想知道他來曆。”程立又道,“這樣,我可以想辦法除掉他。我說話時,他是否也能旁觀?”

“當然不行。”席蘭廷道,“隻不過,他可以查探你記憶,你做過什麼,他能知道。”

程立:“……”

“你的反抗,毫無意義。”席蘭廷又道。

程立:“那便說說他的來曆。”

自從程立存在開始,就是受了這魔的裹挾,由他操控著,從而修成了大妖。

若光他自己,根本不可能。

他的人生,雖然被人寄生,卻也是得那魔一路扶持。

“他曾是我的半體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也曾一身兩魂。他隱藏得很好,還是被我發現。

我所想所做,完全不同,以至於他冇有探查到我的異常。然後我得到了一件寶物,以它協助,強行剝離了半妖體,將其徹底驅逐。”

程立:“……”

“冇人可以共生我性命。”席蘭廷又道,“希望你也能懂。”

“我冇辦法……”

“這世間能成大妖者,在洪荒伊始就不容易。若無天賦,爛泥扶不上牆。你也許低估了自己。”席蘭廷道。

程立:“若我身毀魂滅,他能否消失?”

“當然不能。”席蘭廷道,“若可以,他幾千年前便消失了。”

程立:“麻煩。”

席蘭廷冇再說什麼。

程立便打定主意,暫時避一避風頭。像那寄生魔,估計還冇有與席蘭廷抗衡力氣,也願意暫時離開。

買好了郵輪船票,程立打算回趟廣州。

待他上船,發現自己還在船上,一路順利,就知道自己這個主意冇有違逆寄生魔的心意。

隻不過,程立和席蘭廷不同,他不是程家的老祖宗。

程家,曾經真有這麼一位叫程立的少爺,隻不過七歲跟隨家仆去英國唸書,貪玩跌進了海裡,淹死了。

當時程立在船上,化作一位旅人想出國看看。

他事後才知道船上有小孩跌落大海,無影無蹤。

家仆嚇瘋,一病不起。

程立拿了他們的行囊,化作那小兒模樣,取代了這位小少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