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81章

-

雲喬並不知席蘭廷外出。

她一覺睡飽,醒來還在那兒思忖程立之事,一時心頭萬般難言。

她心神恍惚,席蘭廷便要送她上學。

待出門時,席蘭廷才提醒她:“你昨晚說有功課冇做完。”

雲喬聽了,頓了頓:“好像是。”

然而這會兒腦袋空空,什麼思緒也無。

功課的題目就在眼前,隻是她神思不寧,一點想法也冇。

“算了,老師若罵我,我便抬出席家七夫人的名頭,嚇死他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“可以嗎?”她還問。

席蘭廷:“當然可以。若老師不買賬,我叫人辭了他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笑著往他懷裡靠。

路過一處煎餃鋪子,雲喬停車等前麵的電車先過,雲喬聞到了香味。

時間還早,她想要吃幾個煎餃再去學校,席蘭廷依了她。

這麼一貪吃,導致她上課遲到了,作業冇寫。

她打算課前抄書,同學們卻在跟她八卦。

“是黃傾述先生。”

“他可是有名的大儒。”

“咱們校長頗有點名望,所以請動了黃先生。咱們這個學期的《論語》,由黃先生教。”

雲喬在旁邊聽著,問身邊的同學:“哪個黃傾述?那個狀元郎,後來回家務農的那位?”

“就是他。”

這節課是通識課,除了國文係,其他同學並不知道換了老師。

而黃傾述是個名滿天下的大儒。

他出書立著,受人尊重。

“為何他突然接班?”雲喬又問旁邊同學,“這都開學一個多月了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眾人嘰嘰咋咋。

雲喬還在那兒思考上次《論語》課老師留的題目,黃傾述就進來了。

聽聞他回鄉務農了十年。

其實倒也不儘然。

在前朝,彆說狀元,哪怕是小小秀才,也不需要交稅,家有薄產。

唸書很貴,彆說請私塾,就是筆墨紙硯,也不是普通農家能負擔的。所以,黃家一直都是地主。

黃傾述考上了狀元,又做了十幾年官,他說回鄉務農,隻是為了表明他隱世,不代表他貧窮。

他在鄉下肯定有田地房舍,受儘族裡尊重與供奉;而他一直出書,影響力很大,學子們時常去拜會他,他也不算真的隱世。

再看他,非常憔悴蒼白,麵頰深凹,像是水土不服;而衣著華貴,倒也冇幾分落魄。

他走進教室,瞧見滿室的人,愣了愣:“怎這麼多人?”

前排國文係的同學介紹:“這是通識大課,西醫科的同學也在這裡上課。”

聽到“西醫科”三個字時,黃傾述眉頭擰了起來。

“西醫,奇技淫巧,不過是些花樣噱頭。”他道。

西醫係眾人:“……”

國文係眾人:“……”

燕城有海港,歐洲的風吹進華夏,先在燕城落腳,導致燕城是個很時髦開放的城市。

在前朝時候,燕城就有洋人和船舶,就開了海港,建立了西醫院。

西醫院大規模在燕城紮根,已經快二十年了,讓燕城百姓都下意識覺得西醫是比中醫更方便、更科學的。

陡然聽聞這等落後言語,彆說西醫科的同學驚呆了,國文係的亦然。

黃傾述似乎也無意探討這個問題,隻是道:“上次石先生佈置的作業,都寫了不曾?”

眾人回答寫了。

“那隨機抽幾位,先回答,我摸摸底。”黃傾述道。

他隨機,在學生花名冊上,瞧見了“雲喬”二字,他就唸了。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