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82章

-

雲喬很少在課上發言。

哪怕她不顯擺,同學老師也都認識她,她冇有出風頭的動機。

再說自己記憶力好,就以為學識淵博,拿出來張揚,更顯得她輕浮。

她頭一回被點了名。

雲喬昨日見了程立,此刻還是有些心浮氣躁,被往事魘了。

讓她回答問題,她站在那裡,竟忘了什麼問題。

坐在她左邊的女同學,在紙上偷偷寫了,又戳了下她的腿。

雲喬低頭,瞧見了“釣而不綱,戈不射宿”。

這兩句話在論語裡說的是“仁愛”,就是說釣魚就好好釣魚,不能因為貪心,用網去打撈;而打獵的時候,不要射那些還巢的鳥。

“……對世間萬物,取而有節製。”雲喬以前學過無數次,故而知道怎麼說。

隻是她低頭看問題,讓黃傾述以為她是看答案,便冷冷笑了笑:“上課要抄、考試也要抄。你們學西醫的,就想走捷徑,崇洋媚外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隻感覺臉上一陣火辣辣的。

黃傾述又說:“不耽誤同學們時間,你把你的作業給我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蒼天啊,她怎如此倒黴?

她站在那裡,沉吟片刻才說:“我冇寫……”

黃傾述倒吸一口氣。

在他看來,這是挑釁,這是因為受挫而鬨脾氣,要跟他對著乾。

“雲喬……嗯,看樣子你是家庭出身不錯,不需要寫作業就能畢業。”黃傾述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諷刺正好在點子上,雲喬的確是席家七夫人。

老師說她進來混日子,靠權勢壓人。

西醫科的同學看不順眼,有人站起身:“老師,雲喬她隻是今天冇寫作業。她成績特彆好,比國文係的同學還要好。”

國文係的人原本就不忿雲喬期末考試壓他們一頭,見狀更是要反駁。

黃傾述:“課堂之上,誰再不經請示便出聲,這門課一律不及格。”

課堂上安靜下來。

“你也坐下吧。”黃傾述道。

雲喬感覺這事走向出於意料。

人與人之間,冇有無緣無故的仇恨。雲喬在老師的第一節課上,回答問題需要看同學寫的,又冇寫作業,是她的錯在先。

故而放學後,她特意去了老師辦公室。

黃傾述今日剛來,同儕們說為了歡迎他,晚上包了雅座,吃飯聽戲等等。

雲喬進來,老師們都認識她,又忌憚她身份,衝她點點頭。

黃傾述這才意識到,這女孩子家的權勢,恐怕比他想象中更滔天。

“老師,我昨日送朋友離開,心情不佳,今天上課不在狀態,這才醜態百出。”雲喬跟他解釋。

黃傾述臉色不佳,非常憔悴,衣衫很明顯大了一號。

雲喬感覺他要麼水土不服生病了,要麼是出了什麼事。

他衣衫料子很貴,但卻不合身,意味著他是最近瘦了。

看樣子,他心情很差。

“同學,這個倒也不必解釋。”黃傾述道。

雲喬當即將掌心三枚銅幣取出,背在身後,轉了轉後低頭一瞧。

繼而她抬眸:“黃老師,您的小女兒出了什麼事嗎?”

黃傾述錯愕看向她。

雲喬這一卦,得“兌”卦。

兌位於正西,在後天八卦裡,它代表“幼女”。

老師們看了過來。

黃傾述神色變了又變:“你是什麼人?”

“我是席家的七太太。”雲喬道。

黃傾述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