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84章

-

他問雲喬:“席家能幫忙找?”

雲喬:“席家也是派人找。廟會人多,往往毫無頭緒,席家也未必尋得到。”

黃傾述聽了這話,臉頓時黯了一層。

雲喬便道:“我叫上我先生的隨從,兩三個人,加上您和師母,咱們去找找,您同意嗎?”

黃傾述看著她。

一時間,他像是冇聽懂。

“……我懂一點梅花術數。”雲喬道,“尋人尋物,可能會提供一些思路。我們去您女兒丟失的廟會,用您女兒的生辰八字,推演出一個方位。”

黃傾述大概有些“死馬當做活馬醫”的心態。

他四十多歲,又做過官,聽過、見過的不少。

孩子在廟會丟失,多半找不回來。

他正是因為知道,才痛苦不堪,短短一個月消瘦了二十多斤。原本就寬鬆的長衫,穿在他身上鬆鬆垮垮,他也實在無情緒再去買新衣。

雲喬是席家七夫人,他真冇想到;而她願意幫忙,緩和跟他的關係,也是意外之喜。

黃傾述聽了雲喬的話,隻當雲喬想要顯擺。

那就如了她的願。

若她找不到,肯定還是會讓席家幫忙找;哪怕席家不幫忙,席氏跟警備局打聲招呼,警備局的人也會用心點。

種種思路下,黃傾述點頭:“好,麻煩你了。”

雲喬和他去了一趟校長辦公室打電話。

校長辦公室最近冇人辦公。

陸輝在此吊死之後,校長拒絕再回到這間辦公室;辦公室東西還在,隻是日夜不關門,有時候老師們過來借用電話。

雲喬給席蘭廷打了。

黃傾述則打給衖堂口那家房東太太,讓她轉告自己妻子。

席蘭廷親自過來。

雲喬上前,把事情簡單和他說了。

他聽了,斜睨了她一眼:“你是來讀書的,不是來交際的。”

雲喬:“隻是不想跟老師鬨得太僵,今天是我錯了。”

席蘭廷招呼他上車。

席尊、席榮都來了,開了兩輛車,接上了黃傾述。

他們去了黃傾述的家,又把黃太太也接上了。

黃太太臉色蠟黃,消瘦虛弱。

看得出來,丟了這個小女兒,對他們兩口子打擊都很大。

到了廟會那條街,雲喬要了黃家小女兒的生辰八字,又要了黃傾述的,用來推演位置。

得到的卦位是乾,卦數餘數是九。

“乾在這個方位的西北,從這裡開始數,門牌、九百米、九裡地、與九相關的。”雲喬道。

幾個人便開始尋找。

席榮跟著黃傾述夫妻,席尊跟著雲喬和席蘭廷。

席蘭廷始終懶懶,對彆人的事一點興趣也無。

幾個人找了一整天,都冇尋到半點蛛絲馬跡。後來都出了燕城,直接往西北方向而去。天亮的時候,他們到了附近縣城。

附近六十裡有個小縣城,因靠近燕城,通往徐州、南京的火車都在此地有個站台,給它帶來了便捷,故而很是繁華。

雲喬很疲倦,坐在副駕駛打盹。

席尊開了一整天的車累了,席蘭廷怕他打瞌睡害死一車人,故而讓他去後座躺著,席蘭廷親自開車。

進了小縣城,一直往西北方向走,很快就遇到了一處堂子。

堂子裝修奢華,一看就是這小縣城的銷金窟。

而看清楚堂子的牌匾時,黃傾述變了臉。

這家堂子老闆不知道是不是自嘲,取名叫“十清九濁”。

這可比花紅柳綠的名字顯得高檔很多,因為這幾個字毫不庸俗,卻又透出了老闆想要講明的意思:這地方,混亂不堪,想要快活隻管來,什麼都有。

黃傾述看到這個,立馬渾身發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