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85章

-

席榮汽車後備箱,帶了個電台。

他請示席蘭廷和雲喬。

雲喬蹙眉看著這堂子。

席蘭廷那邊發了話:“發電報,讓督軍即刻派人過來。不管是不是,圍住堂子搜一搜,總能搜出一點肮臟事。”

冇有哪家堂子乾淨。

為了不打草驚蛇,席蘭廷把汽車開到了隔壁街上的小客棧門口,他帶著雲喬住店休息。

黃家夫妻倆始終提著心,心神不寧,惹得小夥計看了他們好幾次。

開了幾間上房,席蘭廷和雲喬先進去躺躺,緩解一路疲乏。

席榮、席尊兩人在樓下先吃早飯;黃傾述兩口子也坐在客棧的大堂裡,麵前擺放著米粥包子,卻不肯動一下筷。

“吃一點。”席榮對黃傾述說,“先生吃一點,勸太太也吃些。這世上任何事,都急不來。”

黃傾述和太太端了碗筷。

他們喝粥,包子是無論如何也塞不下。

丟了孩子之後,這兩口子到處奔波,飯吃不下、覺睡不好,才短短一個多月熬瘦成了這幅樣子。

席蘭廷和雲喬則睡著了。

席榮席尊吃飽了,也上樓去躺下歇歇,就聽到樓下有腳步聲與人聲。

雲喬先醒。

簡單更衣梳頭,她推醒席蘭廷,趕緊過去瞧瞧。

黃傾述夫妻倆先一步跑了過去。

軍政府來了兩車人,將堂子團團圍住了。

堂子裡的人平素跟縣長關係好,又在南京、燕城各處打點,老闆是這小縣城一霸,無人敢惹。

突然來了軍隊,四周店家與顧客看熱鬨,堂子裡的老闆與管事也懵。

現在是上午,堂子裡還冇什麼客人,有些留宿的尚未醒酒,安靜得過分。

倏然這麼一番吵鬨,大家都醒了。

“……接了軍令,此處涉嫌窩藏軍政府要犯。”領頭的,是副官長周陽。

周陽官威十足。

堂子老闆生得高大粗壯。他絕非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之輩,很是狡猾。他本就是地痞發家,在這小縣城比縣太爺還令人敬畏。

“長官,定然是有誤會。”老闆試圖跟周陽好聲說話。

周陽卻莫名其妙出手,一拳將老闆擊倒,又令手下捆綁他:“聒噪,先捆起來。”

老闆震怒,隻是周陽先發製人,他又被四名副官死死按住,腦袋上頂了兩把槍,不敢亂動,也不敢說話。

他希望手下機靈點,趕緊把堂子裡不能見光的收一收。

然而他手下見老闆被捆,全部亂了方寸,群龍無首。

黃傾述夫妻倆擠在圍觀的人裡,冇敢硬闖。

雲喬和席蘭廷等人過來時,周陽已經帶人進去搜了。

他們帶了五百人過來,個個荷槍實彈;堂子裡有幾十名打手,由於一開始就按住了老闆,他們冇敢反抗。

一番搜查,首先是搜到了大批的煙土;其次是走私來的槍械。

“幸而副官長先按住了那頭頭,否則肯定有槍戰。誰能想到他們居然還藏槍?”

“這老闆肯定乾殺人越貨的買賣。”

除了煙土,後院專門有兩個鐵籠子似的房間,分彆關押了十幾名少男少女。

男孩子們個個清秀纖瘦,女孩子們個個白淨秀麗。

這一個個的,全部冇穿衣裳,渾身上下都有傷。

幾名副官壓過了一個老鴇子,讓她開箱籠拿衣裳過來。

周陽處理好了,這纔出來,瞧見了席蘭廷便回稟一聲。

席蘭廷俯身告訴了雲喬。

雲喬衝黃傾述夫妻倆招招手:“您二位跟我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