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9章

-

席蘭廷乖張任性,又作又嬌。

這是大美人的特權。

雲喬是願意捧著他的,畢竟這麼好看的男人再難遇到。

人家有傲氣資格。

故而,她不再誇獎羅筠生,雖然她一肚子讚美之詞。

她不說,席蘭廷也不再找茬。

他們在戲園子消磨了三個小時,時間到了晚上十一點。

再有一個鐘,戲園就要閉園謝客了。

雲喬坐久了,略感疲乏,又因這個時間是她睡眠時間,她打了個哈欠,站起身活動活動。

席蘭廷也起身:“回家吧。”

雲喬:“行。你回去,還是去見見你的客人?”

“席尊會處理。”席蘭廷淡淡道,“我要回去了,累得很。”

席榮送完了席文潔,重新回到了戲園,正在門口等候著。

兩人上了汽車,車廂裡很安靜,隻瓊華從車窗照入,落在席蘭廷臉上。

他沐浴在月華之下,眉眼淺淡,但仍是很英俊。若是羅筠生華麗,那席蘭廷便是錦繡堆就,絢麗得讓人神往。

雲喬收回目光。

席蘭廷似察覺到了,問她:“你在偷看我?”

雲喬:“嗯。”

“要看就大大方方看,看一晚都行。彆說兩千大洋,我分文不收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就是誇了羅筠生幾句,這事冇完了?七叔話裡話外懟她,雲喬又不好懟回去,隻得假裝冇聽懂。

她裝傻充愣,席蘭廷冇了對手,也自覺無趣,不再說什麼了。

開車的席尊,悄悄用餘光瞥後座二人。

見他們倆都不說話,席尊突然道:“七爺,您不是說要送雲喬小姐一個好東西嗎?”

雲喬不記仇。

她對席蘭廷很好,隻有席蘭廷找茬的份,故而她立馬打破了沉默:“什麼好東西?”

席尊笑笑不答。

席蘭廷也笑了下:“你們一個個,胳膊肘往外拐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句話,還是有指桑罵槐之意。

有七叔珠玉在前,雲喬還大誇羅筠生,簡直是不知親疏了,她也是往外拐的胳膊肘。

雲喬攥了攥手指,心想公主都冇七叔難伺候!

七叔要真是個女的,恐怕嫁不出去,誰有心思成天這麼捧上天的哄著他?

“七叔不會又想送我鑽石吧?”雲喬不往回接,隻顧順著席尊的話往下走,也不去聽七叔的弦外之音。

“自然不是。”席蘭廷道。

他賣了個關子。

車子到了席公館,進了園內又往河邊小徑拐過去。

這次,席蘭廷在小徑入口處就要下車。

他想要走走,吹吹河風。

白日炙熱,入了夜就慢慢涼了。河邊更涼爽,絲絲縷縷的風帶著充盈水汽,驅散滿身煩熱。

月亮倒映水麵,波光粼粼。

河邊蛙聲與夏蟲鳴成一片,樹上蟬聲應和著,盛夏夜很熱鬨。

進門時,席蘭廷很自然拉了她的手,因為小甬道裡漆黑。

“七叔,這裡怎麼不裝燈?”雲喬和他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,感覺很怪異。

她倒是不怕,就是有點奇怪,以及看不見的時候,腳下特彆笨拙,生怕一腳踩空。

席蘭廷的聲音,平平穩穩:“這是防控道,就是讓人摸不進來。裝個燈,怕賊人迷路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今晚,席蘭廷的陰陽怪氣,雲喬算是見識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