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95章

-

盛昀一愣。

他愣神的時候,手勁微鬆,薑燕羽便掙脫了他的掌控,把手抽了回來。

手上很明顯一塊發紅,疼痛難忍。

薑燕羽一陣火大。

相處這麼久,哪怕現在分開了,盛昀總是在傷害她。

哪怕他自稱想要對她好,也在傷她。

“是你!”盛昀站了起來,眼眸狠戾看向了程回。

程回比他還高一點,天不怕地不怕,神色依舊吊兒郎當的:“你還認識你爺爺?捱了次打,印象這麼深刻?”

盛昀臉色鐵青。

薑燕羽也站起身,擋在程回和盛昀中間。

她看向了盛昀:“這是咖啡館,不要在這裡打架。”

盛昀臉色特彆難看。

“好,姐姐我給你麵子,今天不揍這廝。”程回笑道。

盛昀的拳頭,捏得咯咯作響。

薑燕羽知道他無法自控,又道:“盛少,也請你給我個麵子。砸了人家咖啡館,賠錢事小,麵子上不好看。”

盛昀牙關咬死,半晌才擠出好,惡狠狠瞪著程回:“你出來。”

程回整了整衣襟:“行啊,不怕你。手下敗將!”

盛昀率先出去,怒氣沖沖。

薑燕羽掏出了錢,放在桌子上,又去拿了自己網兜,塞給了程回。

“跟我走後門。”她道。

“姐姐……”

“冇必要跟他比。遇到了瘋狗,繞道即可。”薑燕羽說,“再說了,他是手下敗將,不損你威武。”

“那是,還是姐姐疼我。”程回笑道。

這孩子一雙桃花眼,說話時候黏糊得厲害,嘴甜,又會撒嬌。

薑燕羽對他這態度見怪不怪的,帶著他往後繞。

咖啡館不太熟,但店鋪都差不多,後麵肯定有小門,供進貨的小夥計們出入。

果然,小夥計把路指給了他們倆。

後門是另一條街,不遠處就有個電車站台,正好有電車停靠,薑燕羽推著程回上去了。

她一直往後看。

電車開走了,拐個彎,也冇瞧見盛昀追過來,薑燕羽鬆了口氣。

“他果然不是個聰明人。”薑燕羽不由想到。

以前覺得他糊塗點,比起奸詐狡猾之輩可靠;現在才知道,一個人糊塗,他身邊的人要受很多氣。

經曆一樁事,長一個經驗。

過了四站路,薑燕羽和程回下了電車。

“我要回家了,你呢?”她問程回,“你有錢搭車嗎?”

程回:“冇有。”

薑燕羽掏出了錢包。

程回卻道:“姐姐,我不能白拿你的錢。這樣,我送你回家,你再給我點路費,就當我的賞錢。”

薑燕羽隻當他不願意吃白食,要靠自己的勞力換錢,倒也對他頗為欣賞。

年紀輕輕的,靠著乞討並非長久之計。

“那好,辛苦你了。”薑燕羽說。

因為程回送,所以她選擇乘坐電車;正好有電車到席公館附近,再走回去冇多少路。

薑燕羽找了個電車站台,看準了班次,等著電車來。

“……你怎麼在那裡?”等車的時候,薑燕羽突然問程回。

程回立馬道:“偶遇!姐姐,咱們倆是不是很有緣?”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這偶遇得也太頻繁了,都偶遇四五回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