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96章

-

程回笑得特彆燦爛。

他眸子裡似藏了一團火,灼灼燃燒。

薑燕羽覺得他看上去特彆單純,有種彆樣的稚嫩與純淨,饒是有時候很野,也不出格。

是個很可靠的小兄弟。

莫名其妙的,她也相信了他們的緣分,便笑道:“的確很有緣。”

電車這個時候到了。

兩人上了電車。

週末電車上人很多,幸而程回很有本事,帶著薑燕羽擠到了後麵;後麵的人下一站下去,騰出兩個空位。

程回和薑燕羽擠著坐下了。

其實,他是跟蹤了薑燕羽。

他認定薑燕羽喜歡他,就去找了祝禹誠,想要兩個青幫的人盯梢。

薑燕羽輕易不出席公館。不過最近她跑裝修,很是忙碌,偶然會出來。

程回都會抽空過來看看她。

有兩次,她冇在街上停留,程回不好露麵,隻是默默看了她幾眼。

這次,盯梢的人回去告訴程回;而正好玉容那邊準備出門,程回廢了點工夫,把事情推給了費二三,這才脫身出來。

故而等他到的時候,薑燕羽和盛昀已經到咖啡店坐下了。

看到盛昀拉薑燕羽的手,程回火冒三丈,恨不能剁了他的爪子。

電車上很擠,程回不著痕跡用自己的胳膊去碰薑燕羽的。

薑燕羽冇躲。

簡單試探,讓程迴心花怒放。

一個人喜歡不喜歡他,試探一下就知道了。她不躲,就意味著她心裡有他。

程回暗自開心。

“姐姐,你今天這身衣裳真好看。”程回低聲對薑燕羽說。

薑燕羽看了看自己的袖子。

雲喬也說好看。

“多謝。”她道。

程回:“不過,你穿什麼都好看。”

薑燕羽噗地笑出聲。

“你平日也這麼嘴甜嗎?”她笑問。

程回:“不是嘴甜,我是真心的。”

薑燕羽又忍不住笑。

她幾乎可以猜到,這孩子肯定跟那些歌女、舞女們騙吃騙喝騙錢的。不過,他生得好看,嘴巴又甜,哪怕明知他這些行為不過是討個開心,薑燕羽也不討厭他。

江湖賣藝的,也不過是憑博人一笑,賺些米糧。

這孩子如此會哄人,給他點錢,都不能算被騙。

薑燕羽知道他有所求,故而聽了他的誇獎,也不會有什麼負擔,隻是很受用。

人有些時候真的需要肯定。

哪怕敷衍的話,說得像程回這般情真意切,也是本事。

薑燕羽恨不能把身上錢財和首飾都給他。

到了席公館附近的站台,兩個人下了電車。薑燕羽忍住了衝動,隻是將錢包裡的現錢都給了他。

程回似乎很愛財,估計一路奉承也的確是為了錢,所以他每次接到薑燕羽給的錢時,臉上笑容極其燦爛。

他的歡喜,令人愉快。

薑燕羽好像自己做了什麼大事似的,極有成就感。

她真喜歡這孩子!

“謝謝姐姐。”程回接住了所有的現錢,幾乎要笑出一朵花。

薑燕羽也抿唇:“以後你冇錢吃飯坐車,就來找我。”

“那姐姐,你留個電話給我。”程回道。

薑燕羽感覺自己對他毫無抵抗力,果然留了個電話。

至今為止,他冇有搶劫,也冇有敲詐,隻是哄著她開心,送她回家,賺點辛苦錢。

薑燕羽對他頗為信任。

其實這有點衝動。

不過她的性格,就是比較感性。她愛上盛昀的時候,也冇什麼腦子。

此刻亦然。

她把電話號碼留給了程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