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98章

-

雲喬週日起了個大早。

她先把功課做完了,忙了一上午;席蘭廷上午畫了點油畫,調了個框架。

下午夫妻倆去逛街。

主要是雲喬要逛街,給二夫人挑選生辰禮。

她詢問了三太太,得知她們妯娌送禮,要麼布料,要麼首飾,亦或者一盒子珍珠也使得。

她之所以去問,也是為了藉助三太太的口,告訴席公館眾人:她會給二夫人送生辰禮,妯娌關係好著呢,彆成天亂猜。

“給她買套南珠頭麵吧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太貴重了。隨便什麼珍珠項鍊,買一條即可。”

雲喬是個聽勸的。

三太太的意思是,兩匹好布或者一件首飾就恰當了,太多了反而顯得諂媚。

買好了首飾,雲喬又買了幾樣小孩子的金項圈、手鐲,回頭送給祝家三姨太的女兒。

他們忙好了,去餐廳和祝禹誠吃飯。

時間剛剛晚上五點半,距離他們約好的時間還差半個鐘頭,但祝禹誠已經到了。

三人坐定,點了幾樣菜,祝禹誠就看向了雲喬:“聽聞你們前段時間毀了一條走私的暗線?”

他說是那個叫“十清九濁”的堂子。

當初搜查,隻知道那堂子藏汙納垢,拐帶人口。

副官長周陽很敏銳,發現堂子裡搜出來的鴉片膏,都是越南南邊的貨。

燕城位於華東,鴉片途徑此地,幾番包裝,不可能還有原始烙印的,故而一定是一條直接的走私線。

他回稟了席督軍。

席督軍最煩有人在他眼皮底下搞鬼,派了專人細查,以及嚴刑拷問了那堂子老闆,撬開了他的嘴。

這的確是一條走私線,用的是進海鮮的名頭,背後得益的是南京的張帥。

為此,席督軍致電張帥,很是憤怒。

張帥那邊不承認,卻又暗中派人來燕城給席督軍送禮。

送禮的是一座縣城。

此事外界一概不知,青幫情報隱秘,祝禹誠已經洞悉此事。

“不知道,跟我們無關。”雲喬笑道,“是個什麼暗線?走私的什麼?”

祝禹誠便笑笑,轉移了話題。

他拿出兩張請柬給雲喬和席蘭廷,邀請他們過幾日去吃滿月酒。

“你們家三姨太過門好些年了,如今才添了位千金,真厲害。”雲喬笑道。

祝禹誠:“怎麼,不妥嗎?”

“很妥。”

祝禹誠:“怎麼感覺你話裡有話?”

“冇有呢,就是讚歎一句。”雲喬說,“三姨太好福運。”

“你有話直說。”

“多年不孕,突然有了,總有個緣故吧。”雲喬笑道,“難道就這麼順利嗎?”

祝禹誠:“真不想跟你談論這些家長裡短,顯得咱們庸俗——三姨太前些時候結識了一位道婆,一直喝她開的藥。”

雲喬瞭然:“原來如此。”

“你覺得道婆不可靠?”

“倒也不是,我就是隨便問問。既然有這麼個緣故,那就合情合理了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轉移了話題。

說了幾句閒話,說了說最近的債券,又提了最近的賭馬生意。

幾個人都吃飽了,祝禹誠纔對雲喬道:“徐寅傑快要回來了。”

他真是個萬事通,就冇有他不知道的情報。

“他冇受傷吧?”雲喬問。

南邊反對大總統稱帝的戰爭,已經結束了,徐寅傑的確該回來唸書了。

“冇有。”祝禹誠道。

“那何時到?我給他接風洗塵。”雲喬說。

“快了吧。”祝禹誠道,“對了還有件事,也許你們已經知道了吧……”

他說話的時候,看向席蘭廷。

“何事?你說說看。”席蘭廷對他,倒是頗有幾分耐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