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0章

-

雲喬這會兒真有點煩了。

這大小姐脾氣,也不知哪裡不對勁,反正一晚上就冇哄好他。

不過,也有點有趣:雲喬終於見識到了席蘭廷花樣罵人。

各種陰陽怪氣的,不帶重樣。

“最好不要惹他!”雲喬再次警告自己。

從後門進了席蘭廷院子,他堂屋擺放著一個小小鐵製玩意兒。

有點像檯燈,通體刷了綠漆,瞧著很是新鮮;幾片鐵製葉子,外麵一個粗糙框架;比檯燈稍微大一點,也需要通電。

“是此物嗎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頷首:“對。”

他說著,擰動開關。

葉子呼啦啦轉動起來,送出一陣又一陣清涼的風。

夜裡本就涼爽了不少,再有這風,舒爽宜人。

“這是電風扇。”席蘭廷對她道,“此物是美國那邊來的,我前些時候買了披機器造它,這是第一台,我們自己廠子裡造出來的。”

雲喬一直對著吹。

席蘭廷則往旁邊挪了挪。他喜熱畏寒,涼風吹得他骨頭縫裡疼。

“真是好東西!”雲喬很感歎,“不太好賣吧?肯定貴,還費電。”

隻有錢人用得起。

“慢慢改進技術,降低成本,到時候自然人人用得起。”席蘭廷說,“這並不是我想弄的,而是幾個人求我投錢。”

席蘭廷活得很冷漠。

他的隨從席長安常在外麵行走,認識不少朋友。

特彆是年輕人。

那些年輕的男女,一個個激情飽滿,對著席蘭廷就大談“救國”、“實業”、“民族存亡”。

席蘭廷聽了,無動於衷。

曾經他為世人熱血沸騰過,他也保護過這些渺小的生靈。後來他被囚禁,那些人很快就忘記了他。但一旦他們受難,又去求他,反覆無常。

世人,不值得。

他身邊的隨從,卻總是被蠱惑得熱淚盈眶,恨不能上去和洋人打一架,親自討回他們的租界。

無數的男男女女,他們在掙紮、咆哮。

他們的國土被任意宰割,他們的家園被肆意踐踏,他們的尊嚴一敗塗地。

席蘭廷見過兩次遊行,聽著學生們的口號,隻感覺白底黑字是一行行血淚,那一張張年輕的臉,都似在哭喊“不做亡國奴”,他動了點惻隱之心。

說到底,這些無辜又軟弱的生靈冇有錯,他們隻是在求生。

席長安又不停勸說,他就出錢,投了這個廠。

很大一筆錢。

實業救國,他也想看看能救出個什麼好歹。

無知年輕人。

“七叔,若是外界知曉了,要誇你是良心商人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他是軍閥門第的少爺,冇少被那些新派報紙罵。

雖然他既不是新派人,也不是軍閥,他隻是個遊蕩天地的鬼。

“電風扇送給你。”席蘭廷很自然轉移話題,“你自己搬回去,還是明早我叫人送去?”

雲喬關了開關,抱起來試了試,不重。

她當即道:“我搬回去。”

今晚她就能睡個好覺。

席蘭廷卻又改了主意,讓席尊替雲喬搬到四房門口。

女傭給雲喬開門,她把電風扇運回自己寢臥。

雲喬坐在那裡,吹著風,心情前所未有的愜意。夜更深,她卻毫無睡意,心裡盪漾出了一點漣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