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00章

-

雲喬跟二夫人,曾經有過結。

她們隻是表麵上的情分,加上雲喬知曉二夫人的一些秘密,二夫人心裡肯定提防她。

她也不想去二夫人的生辰宴,又不是整壽。

思及此,雲喬拿了自己買好的珍珠項鍊,打算去趟二房。

“……去跟她說說,到時候我要去祝家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去吧。”

她要出門了,席蘭廷又喊她,“雲喬。”

“嗯?”

“不要委屈。”席蘭廷又道,“若她說話不中聽,記得懟回去;再不高興,滅了她也行。”

雲喬笑:“好。”

二夫人那邊,很是客氣接待了雲喬。

雲喬送上了生辰禮,又跟她說明瞭原委:“您也收到祝家請柬了吧?正好同一日,撞上了。”

“祝龍頭老來得女,大喜事,你應該去。”二夫人道,“咱們自家人,不需要如此虛套。外麵應酬,斷乎不能失禮。”

她也不是很想雲喬去參加她的生辰宴,非常熱情勸說雲喬去祝家。

雲喬感受到了她的緊繃與不自然,略微坐了坐,便起身告辭了。

回來之後,她跟席蘭廷說:“二房真闊氣。他們那院子,比咱們這邊奢華百倍。”

“你若是想比的話,咱們可以重新修葺。”席蘭廷道,“隻是快要搬出去了,不值得費這個心。”

“就是隨便感歎一句。”雲喬道。

席家二房的確是整個大院內裝修最奢華的,二夫人又自負時髦講究,擺放都是名家真跡。

雲喬不愛這些,隻是感歎席公館內部的等級森嚴。

她以前在四房生活,四房的好東西有限;也去過三房、五房和六房做客,隻是跟四房差不多。

“……我回頭問問老二,他那裡有些什麼好東西,我叫長安同樣備一份到咱們新宅裡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冇必要……”

“我太太眼饞旁人的東西,這我可忍不了。”他道。

雲喬附在他身上,笑個不停。

“你成天傻笑。”席蘭廷說她。

雲喬:“因為我開心。你知道為何嗎?”

席蘭廷故意逗她:“街上那些傻兒,腦子空空,也是成天這麼笑,還能為何?”

雲喬要捏他的臉。

他略微低了頭,讓她捏了。

“因為你在我身邊,因為你成天哄著我。也因為,希望你將來能記住,我這一世和你在一起,每天都是好日子,冇有遺憾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的後脊,倏然湧上了一陣劇痛。

他俯身抱住她。

手臂失控般收緊,將她牢牢箍在懷裡,想要嵌入他皮肉,長長久久擁有著她。

命運真殘酷。

他貪戀無儘花,而花開註定短暫。

“……不說這些有的冇的。我等會兒去趟恩師家,給他家裝一部電話。這是學生孝敬他的,月租記到我賬目上。他既出山了,少不得有人拜會,冇一部電話也不方便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去吧。”

雲喬:“我自己開車出去,不用叫人跟著。晚上可能跟長寧和靜心吃個飯,也去趟錢家。”

席蘭廷依舊應了:“你忙你的。自己開車慢些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她先去了黃家。

黃傾述在衖堂裡租賃一棟小樓,樓上樓下都是他的,竟也寬敞舒適——像這樣的衖堂,一棟樓往往住好幾戶人家。

然後,她在衖堂口遇到了祝禹誠。

“大哥怎麼跑這兒來了?”雲喬很是詫異,“你不會……尋我老師來了吧?”

“你就是黃傾述新收的徒弟?”祝禹誠問她。

還真是往同一家去。

兩人便一同進去了。

黃師母開門,瞧見了他們,頗為意外:“這位是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