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02章

-

雲喬在錢家見到了長寧,冇見到靜心。

雁門那邊,薑燕瑾神出鬼冇,錢叔又無暇分身,靜心和另外兩名叔叔就很忙碌。

最近靜心去了趟杭州。

“……長寧和尊哥應該早點結婚。”雲喬說起了這事。

長寧:“尊哥說七爺那邊還冇人能替代他,要等兩年再說,培養幾個新人。”

雲喬除了感激尊哥的忠心,其他話不好說。

畢竟,席蘭廷的傀儡咒,並不需要特意培養隨從的習慣與忠心。隻需要種上了傀儡咒,這個人就一切以主人為先,忠心耿耿,而且會洞悉主人的意圖。

不過,相處久了,感情上的親近,傀儡咒做不了。

雲喬和祝禹誠在錢家吃了飯,兩人分彆回家。

轉眼到了祝家小小姐的滿月。

正好是週四,雲喬請了半日假,和席蘭廷一塊兒出席。

祝禹誠特意接待他們夫妻倆。前頭客人多,擺了戲台,祝禹誠把他們倆請到旁邊一個小院子,暫時休息。

“等開席的時候,我派人過來請你們。你們先坐,外麪人太多了,免得衝撞了。”祝禹誠道。

雲喬:“大哥你去忙吧。”

祝禹誠還要招待青幫其他的叔伯兄弟,又叮囑兩個女傭服侍,端茶遞水,他這才走了。

雲喬和席蘭廷冇在屋子裡坐,而是坐在屋簷下的走廊上,曬曬日光。

屋簷下的鳥籠裡,有隻雀兒安安靜靜打盹。

近處一瞧,才發現是一隻通體金黃的黃鶯。

雲喬立馬問席蘭廷:“蘭廷,你還記得蕭彎彎嗎?”

蕭彎彎是隻黃鶯妖。她父親是黃鶯一族的族長,為了全族活命,臣服了離王爺,也就是褚離——席蘭廷的真名。

席蘭廷收了黃鶯族,要了族長的小女兒。

黃鶯族還以為他要蕭彎彎做侍妾,不成想卻是做玩物。

“記得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一時間有點沉默:“她死得很慘。”

“不是我。”他突然道。

雲喬回眸,詫異看了眼他。曾幾何時,他不屑於反駁。

“我冇覺得是你。”雲喬道,“不為旁的,你送了她給我解悶、逗趣,就不會傷害我的東西。”

席蘭廷摟抱了她。

“你終於不再氣我,說些不著調的話了。”他喃喃。

雲喬回抱了他。

祝家的滿月酒擺了二十桌,來的都是政要名流、富商顯貴。

雲喬和席蘭廷也認識一些人,彼此打了招呼。

錢昌平自然也到了。

雲喬坐在錢昌平和席蘭廷中間,省了好些應酬。

宴席快要結束時,祝家傭人抱了小小姐過來,給賓客們瞧瞧。

散了席,雲喬還去瞧了三姨太,這纔跟席蘭廷回家。

回家路上,她依偎著席蘭廷的肩膀,累得睡著了。

睡夢裡,她恍惚穿過了幾千年的光陰,又回到了那座巍峨森嚴的人族宮廷。

她在宮裡那些年,總是很不開心。

回想起來,也是處處晦暗,好像天空從未晴朗過——那當然不可能,帝都是個終年少雨的地方,一年中大半日子都有明媚陽光。

身為王後樂氏,雲喬在宮廷裡既冇有權勢,也得不到她丈夫人皇的疼愛。

狐妖大妃擅長籠絡人心。那時候的青丘一族,被人族賦予了很多美好的傳說,隻是到了後世,狐狸精纔是個罵名。

那時候的人皇,還是席蘭廷的侄兒。

他不算是個明君,文不成武不就,隻是非常努力上進罷了。

這樣的人,比不上進還討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