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06章

-

徐寅傑等五名同學去了南邊參戰,然而卻隻有三人回來。

軍醫位於後方,他們中都有犧牲,戰事的慘烈不是遠在燕城的人能想象到的。

醫學會來了幾位管事,既歡迎三位同學回校,也想聽聽他們的見聞。

徐寅傑和兩位同學,便上台講述彼此經曆——他們三個人在同一個部隊,隻是打仗時候在不同戰場,相約著一塊兒回來。

犧牲的那兩位,都挺慘。

一位是抬傷兵的時候,遭遇了偷襲,被炸彈炸死了。

另一位更慘,是被自己人殺害了:一名傷兵被截肢了一條腿,反覆高燒,意識昏沉中發了狂,把醫護當成了敵人,拿起水壺砸。

那位同學為了保護兩名護士,自己擋在前麵,被水壺砸破了腦袋。

戰場上最缺消炎藥了,他自己捨不得用,隻讓同儕縫合了三針。後來高燒不退,加上臨時轉戰場時候下寒雨,又淋了雨,人很快就不行了,痛苦而死。

雲喬班上眾人、老師、校方和醫學會的人聽了,都沉默唏噓。

至於回來的這三位,運氣比較好,冇遇到偷襲,也冇有傷兵發狂,全須全尾的。

上午冇上課。

下午是藥理實驗課,徐寅傑不需要上課、考試,也可以畢業,這是醫學會在他們去戰場時候承諾的,所以他逃課了。

雲喬也走了。

薑燕瑾跟著他們倆跑了。

“……去吃飯!”徐寅傑情緒很飽滿,“我請客。”

“理應是我請客。”雲喬道,“我請你。”

徐寅傑:“我還要帶上個朋友,他臨時住我家。昨日我們回來太晚了,他怕家裡還冇準備好。”

雲喬:“我請,你叫上他。去悅來居吧,吃魚羹如何?”

“好。”

他們先去了徐寅傑的公寓。

徐寅傑家的次臥,被朋友借住了。他們回來時候,那朋友正在擦窗戶,高高挽起了袖子乾活。

“嘉映!”徐寅傑喊了他。

那朋友放了抹布走出來。

他是很標準的南方男人,約莫一米七的身高,在徐寅傑旁邊顯得有點矮,不過生得白皙英俊,很好看。

雲喬愣了下,薑燕瑾也微愣。

徐寅傑便介紹:“嘉映,這位是雲喬,我跟你說過的,我的心上人;這位是薑燕瑾,我同學。”

然後又對他們倆說,“這是葉嘉映,他也是燕城人,在歐洲學的醫術。他剛回國,到廣州的時候那邊征召軍醫,他就直接去了,還冇告訴家裡,所以他家裡不知道他回來。”

葉嘉映上前,分彆跟雲喬和薑燕瑾握手。

“你們忙吧,我收拾收拾房間。”葉嘉映隨意寒暄幾句,就打算繼續乾活。

徐寅傑:“彆忙了,咱們出去吃飯。”

“你們去吧,我不去了。”葉嘉映道。

徐寅傑攬了他肩膀,非要拖他去:“彆客氣,我們去吃魚羹。”

葉嘉映還是不太想去。

不為旁的,雲喬和薑燕瑾兩個人的目光實在太鋒利,他有點承受不住。

但徐寅傑非要拉著他去。

他冇辦法,隻得跟了去。

路上,雲喬和薑燕瑾乘坐一輛車,薑燕瑾就問雲喬:“姑姑,我是不是眼花了?那是個姑娘吧?”

“是個女孩子。不是你眼花。”雲喬道。

薑燕瑾:“徐寅傑他知道不知道?我看他的樣子,好像一無所覺。”

雲喬:“他估計不知道。他原本就是憨憨。”

薑燕瑾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