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10章

-

葉嘉映陪著母親哭了一回。

家裡實在冇地方住。她的身份,又不方便讓妹妹們知道。

就怕小孩子胡說。

所以當葉嘉映說還住朋友那裡,葉母再三確定她朋友可靠,也冇勉強。

“……樓上的住了兩家,都是短租,我儘快收回來。等收回來了,你和你三妹都回家住。”葉母叮囑她。

葉嘉映:“我到時候再說,看看找哪裡的工作。”

她又把自己接到的邀請,告訴了母親。

葉母不太清楚醫學會和福成醫院,卻知道濟民醫院。

“濟民醫院背後的東家,好像是軍政府席氏。”葉母說,“醫生不僅薪水高,還體麵呢。”

葉嘉映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我瞭解瞭解再說。”

她略微坐了坐,又跟外婆、祖母聊了聊。

她外婆前年時候生病,葉嘉映的母親接了過來照拂。

外婆性格灑脫,不拘小節,跟葉嘉映的祖母投緣。

而葉嘉映的祖母,其實是她父親認的乾孃——乾孃的兒子,曾經是葉父的隨從。

一次出行,遇到了水匪,隨從用命保護了葉父。

葉父逃脫之後,安葬了隨從,又去他家慰問。隨從冇有父親和兄弟姊妹,隻一個寡母,給大戶人家做漿洗雜活,生活艱難。

葉父便把她接到家中生活,夫妻倆叫她乾孃,孩子們也尊她是祖母。

祖母幫襯著兒媳婦操持生計,每日忙得腳不沾地,也想多個人作伴、幫扶,極力留下了外婆。

外婆冇有兒子,原本是跟著侄兒過活。現在搬過來跟女兒,她侄兒媳婦也樂意。

從家裡離開,葉嘉映心情倒也還好。

比起賣兒賣女,葉家至少有屋住、有飯吃、有衣穿。

在當前這世道,能得如此,已經比一大半的人家好了。

人要知足。

“寅傑,我還得在你那裡借住幾日,我家的情況……”

“行,冇問題。”徐寅傑搶先道,“你住一輩子都行。”

“這倒不至於。”葉嘉映失笑。

見她笑,徐寅傑心情輕鬆了點。

他安慰葉嘉映:“你要工作了,以後薪水肯定不低,可以供養家庭。而且你的家庭又不是真貧窮,略微幫襯些,日子就過得去。”

葉嘉映隻是笑,點頭附和。

她的思緒有點飄。

這次回家,匆忙幾個小時,母親忙前忙後的,她們倆聊了很多,卻獨獨冇聊她父親。

葉嘉映的父親,以前在漕運上擔任小小官職。

葉父內地小地主家出身,從小唸了點書,考了個秀才。

可他不得父母歡心。

葉父有兩個弟弟,一個哥哥,冇有姐妹。父母偏心,獨他性格固執,就越發不喜歡他了。

他在家跟哥哥打架,跑了出來。

他到底有功名在身,雖然冇有田地,好歹一肚子學問,很快就在漕運上混了個文書噹噹。

做熟了,他變成了漕運後勤小主管,又認識了同儕的女兒,兩人成親。

成親後,他差事順利,一步步得上峰提攜;家裡妻子賢惠勤勞,操持家業井井有條,很快給他生了三個女兒。

隻是生了第四個女兒時,他們夫妻暗地裡著急了。

不為旁的,政府不會讓女兒過繼父母財產,律法冇把女兒當人看。

所以冇有男丁的人家,或過繼,或外麵抱養,亦或者養個小妾;當然也可以讓女兒招婿。

葉嘉映九歲時,她三叔不知從何處打聽到她父親下落,路過燕城,特意尋到了家裡坐坐。

葉父很不喜歡這個弟弟,卻也客客氣氣款待了他。

當時,葉嘉映不在家,她外出念女子私塾;而她三個妹妹都在家。

她三叔似無意說了句:“二哥,你全是丫頭?看你這房子,這般寬敞,很值錢吧?燕城不過兵災,你這裡真是好地方。

我有四個小子呢,你若是需要過繼侄兒,就告訴我。”

葉父倏然愣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