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11章

-

這件事,給了葉父極大沖擊。

他一輩子憎恨老家那些人,寧可家財丟了喂狗,也不想便宜他們。

老三一走,葉家夫妻就商量此事。

一則,人有旦夕禍福,誰也不敢保證自己平安永續。葉父若有個萬一,女兒們尚未成年不能招婿,老家那些叔伯一定會來搶奪財產,他們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狼。

二則,長女嘉映從小野心勃勃,總幻想自己是男兒郎,可以唸書、鼎力門戶。

葉父乃是漕運上的,跟當時知府衙門內有些交情。

他花了點錢,托了人脈,神不知鬼不覺把自家戶籍上長女葉嘉映改成了長子葉嘉映。

改這個的時候,葉嘉映的二妹是有記憶的,但三妹那時候才四歲,並不是很明白;至於四妹,才一歲多。

葉嘉映歡喜極了,立馬去剃頭、留長辮子,穿戴男子衣衫。

她又轉去了男子私塾。

她模仿他們言行,功課端正認真,夫子很是偏疼她。

哪怕男同學們狐疑她是個小姑娘,夫子也要臭罵他們一頓。

她改性彆的時候才九歲,那時候看不出男女;而後一起長大的小夥伴,總不至於去懷疑她身份。

直到如今。

葉母每次提到這個決定,都要感歎他們幸運——誰能想到,幾年後丈夫果真因病去世?

丈夫去世,老家的人真來鬨了。

葉父實在太瞭解自家那些人的惡毒秉性。

不過,當時官府尚在,葉家長子是拿了朝廷的助學金出國,葉家還有繼承人,根本輪不到叔伯搶奪財產。

加上葉父有些官場上的朋友,暗中幫忙。老家的人來鬨了兩回,被關進大牢兩回,從此就消停了。

這些年,倒是相安無事。

房子是一家老小的窩;鋪子是她們吃飯的口糧。

這些都是遺產。

現在屬於葉嘉映——前提她是個男人。

所以在葉嘉映有能力買得起房和鋪、存夠妹妹們的陪嫁、供養她們唸書之前,她的身份絕不能有半分紕漏。

就連妹妹們,也不能知道。

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。

“……我先安頓好差事,乾脆在附近租個小公寓。”她如此想。

她家衖堂有點偏,乘坐電車上班不太現實;而她家姊妹又多,進進出出的,都要小心謹慎。

“寅傑,你覺得我應該選什麼事做?”葉嘉映突然問他。

她也想聽聽旁人的意見。

徐寅傑不知她家情況。在之前,他希望她能去教書,這樣還能成天一塊兒混。

現在嘛……

“雲喬邀請你去濟民醫院。濟民醫院的薪水,比福成醫院高,而且濟民醫院背靠著席家,的確更體麵些。”徐寅傑道。

葉嘉映:“那我得給楚司令發一封電報,說明情況。他熱心推薦的,不能叫他失望。”

徐寅傑便冷笑了聲。

楚司令的確很感激葉嘉映,卻也冇這麼瑣碎。

對葉嘉映很熱忱的,是楚司令身邊的副官長夏柏天。

“……一定是夏柏天搞鬼的。我跟你說,夏柏天那貨不老實,我懷疑他喜歡當兔子。黏黏糊糊的,噁心死了。”徐寅傑道。

葉嘉映:“……”

這倒是誤會了夏副官長。

夏柏天對葉嘉映的確很好,不過僅僅是兄弟情。

葉嘉映甚至懷疑,他是不是知道她是女的。然而夏柏天什麼也冇說,她也不好挑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