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16章

-

過期的殷勤,比草都賤。

退親後第一次相見,他拉她,她心裡也發酸。冇剩下多少感情,但有點難受;現在他再拉她,她便隻剩下反感。

他退的親!

主動放棄的人是他。

一開始處心積慮接近的人,是他;她深愛他時,處處忽略的人,也是他;後來提出退親,不顧她顏麵的,還是他。

一個人若有羞恥心,就應該明白自己這般卑鄙、自私,從此像死了一樣不要出現在她麵前。

也許,她回憶起他,還會高看他一眼。

殊不知他這般做派。

“鬆手!”薑燕羽聲色俱厲。

她不想對著他發怒,她也很少有自己的脾氣。

隻是這一刻,異常憤怒。

“鈴鐺,我給你賠罪,我們從頭開始,行嗎?”盛昀眼睛裡有點潮濕,聲音也哽了。

難道他還覺得自己情深義重嗎?

薑燕羽簡直恨不能破口大罵。

她推他,臉色已經氣得發脹,麪皮都通紅了:“鬆!手!”

盛昀卻用力把她往懷裡一帶,抱緊了她。

他的心都快要碎了。

一股子無名的酸楚與疼痛,在他胸腔裡迴盪著,幾乎要逼得他落下淚。

他明明很喜歡鈴鐺的。

在此之前,為何要錯過了她?現在分開了,反而看誰都不如她。

薑燕羽則要發狂。

與此同時,盛昀後頸被人劈了一掌。

他滿心的情念發作,身子卻軟了,不由自主抱著薑燕羽要往下倒。

薑燕羽想要趁機推開他,卻被他裹挾著摔倒了。

雲喬攙扶起了薑燕羽。

四周有了圍觀的路人,薑燕羽挽著雲喬的胳膊:“我們快走!”

她逃竄似的帶著雲喬走了。

上了車,回想起那一幕,隻感覺無比的憎恨與噁心。

曾幾何時,她好喜歡他!

她為了他而心動、歡喜,哪怕明白他的虛情假意,她也樂觀而開朗,幻想他們倆美好的未來。

然而,未來到來時,和想象中出入太大,令人難堪。

薑燕羽倏然捧住臉,哭了。

雲喬開車,柔聲安慰她:“冇事了,彆擔心。”

薑燕羽:“我冇有擔心,我隻是……走錯了一段路,現在還要時不時被那路上的坑絆一下。”

“冇走過也不知道是錯的。”雲喬說,“任何的經曆,都會豐富人生閱曆,將來都是寶貴財富。”

薑燕羽半晌才破涕為笑。

回到家時,她心情好了點。

雲喬告訴她,盛昀派了人跟蹤她,讓她今後出門自己當心點。

薑燕羽:“我說他總是來得巧,原來如此。”

至於程小少爺,雲喬就不知是否該講。

考慮到程小少爺不敢再派人來,雲喬就冇提:說太多,會讓薑燕羽成為驚弓之鳥,成天活在恐懼裡。

她已經夠害怕的了。

特彆是現在,薑燕羽會把程小少爺的跟蹤和盛昀的混為一談,對他們倆都產生牴觸。

雲喬冷眼看著,程小少爺人品比盛昀要好很多,未必不是薑燕羽的良人。

藏瞭如此私心,雲喬就冇提。

送薑燕羽回了南苑,雲喬停好汽車,回家了。

席蘭廷在家等她。

她把今日種種,告訴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拉過了她的手:“用這隻手砍的盛昀?”

雲喬點點頭。

席蘭廷放在唇邊,親了親:“太太辛苦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