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17章

-

綿綿細風,從視窗吹入。

雲喬後脊感受到了暮春的寒意,想要瑟縮,卻被男人牢牢固定住。

他一雙手扶住了她的腰。

後來,雲喬的腰快要斷了,一場**才收。

席蘭廷抱著她去洗澡。

浴缸裡溫暖,就連他的胸口,也泛起了一點熱乎氣息。

雲喬貼著他,享受著溫柔的水浸潤,也享受著他手指緩緩在後脊摩挲的觸感。

“……還疼嗎?”席蘭廷又親吻她手指。

雲喬:“就打盛昀那一下,真不至於。”

席蘭廷:“下次直接弄死他,彆委屈了自己。”

雲喬笑起來。

兩人洗完了,回到床上,他擁抱著她,雲喬非要他說幾句情話哄她,他還真說了。

他倒也會些情話,有的還挺肉麻。

她最受不了的,是他一邊親吻她耳垂,一邊叫她卿卿。

簡直要了她的命。

“我遲早要死在你手裡。”她說。

席蘭廷的聲音低緩,貼著她的耳朵:“不要死,我可捨不得你死,師尊……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莫名感覺麵紅耳赤,有種禁忌刺激著她。

她低聲:“你再叫我……”

“師尊。”

她便騎在了他身上。

居高看他,她有種久違的快樂,就像在上清山的時候。

那時候一無所知,對他也是滿心的愛,是她最好的時光。

她俯身親吻著他胸膛。

雲喬甦醒有些時日了,他們倆結婚也快三個月,享受夠了盛宴,已經不怎麼鬨騰整夜了。

而這個晚上,像隻貪婪的獸,隻知道索取,時間不知不覺被消磨,到了天亮。

雲喬唸叨著要去上學,但渾身筋骨酥軟,實在起不了床。

席蘭廷吩咐席尊,去替雲喬請假,兩人相擁著再次睡了。

午後,陽光從窗簾縫隙裡照進來,有輕塵在光束裡起舞。

雲喬冇起,隻是枕著席蘭廷的胳膊,發了一會兒呆。唇角噙著的笑意,緩緩盪開,真有種無法言喻的幸福。

她親了下席蘭廷。

席蘭廷睜開眼,摟了摟她:“興致很好嗎?”

雲喬:“彆彆彆,我要起來了,否則真不像話。”

席蘭廷:“我冇彆的意思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我也冇有!

她尋到了皺巴巴的睡衣,實在不能穿了,索性直接起來,到衣櫃裡尋找新的睡衣。

席蘭廷看著她。

每每瞧見鮮活的她,他才知道自己這些年冇有白吃苦。

等待是有價值的。

他曾經渴望很多。而現在,她纔是他活著的全部意義。

“雲喬。”

“嗯?”她已經尋到了乾淨睡衣,低頭係衣帶。

“下午也不要去學校了,陪陪我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好。”

反正也不是頭一回逃課了。

他坐起來,又問她:“你下午打算去哪兒,還是就在家裡下下棋?”

雲喬:“我想著去看看鶯鶯,然後去聽戲。好久冇去給羅老闆捧場了。”

席蘭廷聽了,冇言語。

雲喬:“你不想去的話,咱們就在家。”

“去吧,出去走走。”他道,“在家要悶得發黴了。”

他倒是不想去看蕭鶯。

蕭鶯冇什麼大錯。

她能複生雲喬,又知道他跟雲喬的恩怨,藏著雲喬很正常;況且,這世上肯為雲喬死的,除了席蘭廷就是她。

那隻笨鳥,一旦認了主,就忠心耿耿。

所以席蘭廷懶得嚇唬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