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19章

-

雲喬進來,瞧見了沙發旁拘謹站著的女人,對丁少奶奶道:“你有客啊?”

“這是我好友,過來坐坐。”丁少奶奶笑道,“舒晴,不好意思不能招待你了……”

董太太:“不不,我冇事的……”

丁鶯鶯卻拉了雲喬的手:“孃親,咱們去樓上,給你看個好東西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她衝董太太點點頭,跟著孩子上去了;席蘭廷也尾隨而去。

董太太看著他們倆走了,一時既興奮又激動:“真是席家的人。你們認識啊?你女兒叫七夫人孃親?”

“亂了輩分,其實我們叫七夫人姑姑。不過,七夫人喜歡彤彤,隨便她叫。”丁少奶奶道,“舒晴,實在對不住,改日我去拜訪你。”

不等董太太回答,她又喊傭人,“太太的汽車備好了嗎?”

外頭答:“已經備妥。”

董家的司機被傭人催著,此刻已經發動了汽車。

董太太無法,隻得先走,心裡卻感覺此事無比震撼。

回去路上,她一個人獨坐汽車,想起自己在丁家高高在上的嘴臉,一時羞愧難言。

人家認識席家的人,關係還這般密切,卻根本不聲張。反而是自己,半桶水跑上門去晃悠,背後恐怕叫人笑話死。

“他們,時運太好了吧?”董太太的心態,頓時發生了改變。

送走了董太太,丁少奶奶端了茶點上樓。

樓上有個小小會客室,席蘭廷坐在那裡;而雲喬和丁鶯鶯去了房間,關上了房門。

席蘭廷表情淡淡,隨意依靠著沙發:“你忙吧,她們說會兒話。”

丁少奶奶在他跟前非常緊張:“七爺喝茶。”

席蘭廷接了過來。

丁少奶奶又道:“晚上吃了飯再走,我去炒兩個家常菜。”

席蘭廷略微點頭。

丁少奶奶下樓,冷靜了點,給丁子聰打了個電話。

她去廚房吩咐,擬好今晚的菜單,又打算親自做兩個拿手菜,招待席七爺夫妻。

大戶門第的千金,也要學廚藝,就是有貴客登門時,女主人做兩個菜,以表示對貴客的敬重。

這是廚子無法代替的。

雲喬和丁鶯鶯在她臥房,問起方纔那位客人,丁鶯鶯就說:“現在這些人,輕浮得厲害,到我們跟前炫耀來了。”

她說話口吻,特彆像雲喬的外婆,隻是奶聲奶氣的。

雲喬忍不住摸她的臉:“要不要我給你爸謀個官職?”

“這倒不必。”丁鶯鶯道,“他喜歡做主筆、辦報社。隻有自己熱愛,才能做得開心、做得好。雲喬,人生實苦,一點甜頭也冇有,日子很難熬的。”

這個瞬間,她又像雲喬的外婆了。

其實她做雲喬外婆的日子更長;她做雲喬女兒不過那麼幾年,且兩人一直冇真正見麵。

前世記憶,雲喬幾乎淡忘了,她仍是今生的人。

她們倆自然而然定論了祖孫的關係。

聽了這話,雲喬便想起了外婆,不由點頭:“您說得對。”

說罷,她們倆都愣了愣,繼而兩個人都笑了起來。

雲喬說起正事。

尤其是鳳凰骨。

“你的鳳凰骨若冇丟,你不至於投胎轉世。”雲喬道,“你把它給程立了嗎?”

丁鶯鶯沉吟良久。

“對。”她這才道,“但是,你不要跟他鬥,你贏不了他。雲喬,他很可怕,他像是個深洞,漆黑幽深,看不到底。你不要跟他鬥,你保護好自己。”

雲喬眼睛莫名一熱。

外婆永遠是這樣,讓她先照顧好自己。

她點頭:“我知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