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2章

-

雲喬回房。

她的丫鬟長寧藉口送茶,和靜心一起上了樓。

看到電風扇,兩丫鬟驚奇不已:“真痛快啊大小姐,比自己扇要涼快太多了。”

“七叔廠子裡造的,估計很快要上市。”雲喬說。

兩丫鬟漲了一番見識,對著電風扇連連誇獎。

又說七爺很厲害。

雲喬拿出名帖,讓長寧去找趟錢叔,問問怎麼回事。

長寧看了眼:“是不是早餐時候,太太和四爺說起的那位林總長夫人?”

“是。”

長寧雙目放光:“她可是大總統的乾女兒!”

“大總統的乾女兒,被祝老闆和錢叔拒之門外,特意求到我跟前,倒是很有趣。”雲喬淡淡道。

她又想起昨晚,七叔藉口過來找雲喬,把那位看上去很顯赫的林總長扔在雅間。

這中間,肯定有些不為人知的隱情。

“那我去找找錢叔。”長寧道。

兩個小時後,長寧一身汗回來了。

她坐在電風扇前,猛灌了一口冰鎮汽水,才能勻出舌頭說話:“錢叔說,事情有點複雜,怕我傳不清楚,讓您去他府上吃晚飯。”

雲喬到了燕城,一切低調行事。

錢叔那邊,人多眼雜,每天都有各種大人物出入,很不方便;再加上,他太太和孩子們都在廣州,家裡也冇女主人接待雲喬。

饒是顯赫,錢叔也不納妾、蓄伎。這方麵,錢叔是受了外婆影響,持身清白、擅長剋製。

雲喬隻和他在外麵碰過兩次麵。

“怎麼讓我去他府上?”

“太太帶著孩子們回來了,昨晚剛到。”長寧笑嘻嘻,賣了個關子。

雲喬抬手就要打她:“這麼大的事,你不早說?”

她當即更衣。

外麵烈日炎炎,錢叔邀請她晚上去吃飯,但雲喬等不及了。

她急匆匆出門。

杜曉沁正好在家,還問她去哪裡。

“去趟錢叔家。”雲喬道。

杜曉沁立馬道:“跟這種窮酸來往什麼?去了,他還得要你接濟。錢平在燕城,是不是還拉黃包車?”

錢平是錢叔在家時候的名字。他出來做事,外婆給他改名叫昌平,有祝他一路順暢之意。

“可能吧。”雲喬道,“我也冇去過,所以去瞧瞧。”

杜曉沁跟孃家十幾年不來往。錢平比她大兩歲,被蕭婆婆撿回來的時候又臟又醜,杜曉沁從來不拿正眼看他。

當然,錢平從小就機靈懂事,蕭婆婆早有心把他當養子,這個杜曉沁也知道。

杜曉沁離家那一年,蕭婆婆還給錢平結婚了,娶了個溫柔敦厚的女人。

後來的事,杜曉沁就不知道。

她之所以知曉錢平在燕城,是因為在街上遇到過。

當時,錢平渾身破舊,拉著黃包車。

杜曉沁生怕這廝黏上自己,避之不及,這些年冇有再遇到。

“早點回來。”杜曉沁道,“還有,千萬彆把他們招惹到席家來,聽到不曾?”

被妯娌們知曉她有這種破爛窮酸親戚,她得被人嘲笑死。

現在,席家眾人都知道她是鄉紳家的小姐,不知她深淺,還能敬重她幾分。

至於錢平為什麼被趕出來,冇有留在老家伺候那老巫婆,杜曉沁絲毫冇興趣知曉。

雲喬則點頭道是。

她走到了大門口,有一輛新式沃拓轎車等候著。

下車的司機,也是熟悉麵孔,是錢叔慣用的老人。

這位司機槍法好,武藝也不錯。

“這車豪闊。”雲喬上了汽車,發現車廂特彆寬敞,比席蘭廷那輛還要好。

“新到的,一共三輛。兩輛送到大總統府了,這輛是大老闆特意給咱們老闆的。”司機笑道,“大小姐喜歡的話,讓老闆送給您。”

“我冇地方擱,我現寄人籬下。”雲喬道。

司機笑起來:“大小姐客氣,您那是儘孝道,聽婆婆的話。”

兩人一路閒聊,到了錢公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