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22章

-

席蘭廷在醫院休息了三個鐘,這才緩解了疼痛。

他原本就不是病,隻要不痛了,就跟平常一樣。

雲喬要服侍他更衣,他冇讓,自己把乾淨衣衫換了。隻是稀裡糊塗睡了一覺,汗濕的衣衫都捂乾了。

李泓辦公室有個小小洗澡間,席蘭廷簡單收拾好,出來了。

席榮在門口椅子上坐了,等候著。

他們出去的時候,濟民醫院的東門、北門和後門都封鎖了,隻正南的大門可以進出。

病人不知緣故,也冇多心。

席榮則非常好奇,他又問席蘭廷:“您要不要問問督軍?”

席蘭廷:“不用問,我知道是誰。馮帥提了新的條件,想要聯合各省軍政長官,一舉扳倒大總統。

南京的張帥乃是首當其中,馮帥還要親自過來看望他。張帥肯定是藉口養病,躲到燕城來了。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這話,雖然隻是席蘭廷猜測的,但猜測得**不離十。

回到了家,席督軍派了副官過來,跟席蘭廷說明情況。

畢竟,濟民醫院不屬於燕城軍政府,而屬於席蘭廷個人。

“……張帥胰臟炎舊疾常作,聽聞西醫可以切除。他反覆受此困擾,打算到燕城來做這個手術。

待打點妥當了,張帥便要到濟民醫院住。守衛要嚴密些,還請七爺不要介意。”副官道。

席蘭廷聽了,表情淡淡。

他冇請副官進去,隻是自己走到門口,聽副官說這麼一席話。

可能是懶得管,也可能是話不中聽,他聽完了毫無反應,轉身進去了,把副官晾在了原地。

副官:“……”

席榮便出來,跟副官道:“七爺知曉了。我們剛從醫院回來。已經深夜了,你不該這個時候來回話。”

副官:“榮爺,我半下午就來了,等了大半日。督軍說,濟民醫院那邊趁夜安排妥當,免得人多眼雜。張帥明早就到了。”

席榮:“七爺都知道了,也不反對,你回去覆命吧。”

副官道是。

席蘭廷對此事,的確冇什麼大興趣。

濟民醫院比平時嚴謹些,加上南樓距離主樓和住院部都有點距離,也不算影響濟民醫院正常運轉,他自然也不反對。

時間到了晚上十一點,席蘭廷太累了,就和雲喬更衣躺下。

剛躺下不久,電話響起。

席榮去接。

電話裡,聲音有點急。

席榮很為難:“長安,七爺睡下了,他今天剛剛發病。要不,你往其他醫院送,燕城好幾家醫院呢。”

“可小兒科不及濟民醫院。上次就是去了其他醫院,冇治好。”席長安有點急,“濟民醫院為什麼封鎖了?不是有夜班急診?”

“今天有點事,臨時鎖了夜間急診。”席榮道。

“人命關天,你想想辦法。”席長安道。

席榮:“好,你等著……”

他走到了門口。

席蘭廷早已聽到了聲音,披了睡衣走出來。

席榮說給他聽。

席蘭廷聽罷,給濟民醫院打了個電話,又給督軍府打了一個。

嚴密佈置的濟民醫院,臨時來了兩位小兒科值班醫生,接待了席長安。

席長安懷裡抱著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,身後跟著一個年輕窈窕的女子,兩人都是神色焦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