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25章

-

神巫可以修複生命力。

修複的前提,便是感知生命力。

這個道理普天之下皆準:要修補一樣東西,第一件事肯定是要瞭解它。

兩個人有冇有濃烈的血緣、他們的生命是否關聯,雲喬湊近就能感受到。

梁雙與那孩子之間,的確冇有母子那麼深的生命關聯,但也不算完全無關——自然是有些血脈親緣的。

雲喬覺得,席長安應該知道這個內幕,不管梁雙出於何種目的隱瞞不說。

“……我不會給外人講。若她不想提,你也可以裝作不知。”雲喬又補充。

席長安慢慢回神。

他喜怒不顯,表情也是淡淡,非常沉穩:“多謝太太。”

雲喬點點頭。

她還想說點什麼,倏然聽到了槍擊聲。

席長安嚇一跳,急忙擋在雲喬跟前,並且從腰間掏出了槍。

一樓不少看病的人,還有醫生護士,似乎都被嚇到了,瑟縮著四下觀望、問詢:“哪裡放了槍?”

緊接著,又是幾聲槍響、呼喝。

聲音來自南邊,是南樓那邊的情況。

雲喬頭皮一麻,不過腦子:“七爺在那邊!”

席長安:“太太,您去李泓辦公室躲起來,我去看看。”

“不,我要去看。”雲喬已經抬腳往那邊走。

席長安阻攔不及,隻得跟著她,一起往南樓快跑過去。

然而在走廊上就被擋住。

張帥的隨從扛了槍,對著他們厲喝:“不準靠近,再進一步就開槍了。”

“這位是席七太太。”席長安大聲道。

隨從聲音更大:“再前進一步,就開槍了!”

雲喬往後退了好幾步。

席長安亦然。

隨從似乎這纔看到席長安手裡的槍,聲音拔高,爆喝:“有槍,他有槍!”

席長安急忙把槍往前一扔:“我乃是席七爺隨從,自然帶著槍。現在冇了。”

隨從有十幾人,個個都是長槍。

此刻關頭,他們正緊張著,萬一席長安慢了一步他們開槍,傷了太太,席長安把頭砍了都不能讓七爺息怒。

隨從們上前,壓住了雲喬和席長安,用槍對準了他們倆。

“先綁起來!”

隨從待要動手,那邊周陽瞧見了這邊動靜,帶著幾名督軍府的副官,快步過來。

張帥的隨從認識他。

周陽上前就打了那張帥府侍從一巴掌:“誰準你們大呼小叫,無法無天的?這位是席家七夫人。”

侍從捱了一巴掌,雖然滿心不忿,卻也知道雲喬和席長安不是殺手。

他忍著不快:“得罪了,七夫人,緊要關頭……”

雲喬冇聽他的道歉,隻是問周陽:“怎麼回事?我聽到開槍了,七爺和督軍呢?”

“有殺手喬裝成醫生,想要行刺張帥。督軍和七爺冇事,他們倆在外麵,當時不在病房。”周陽道。

雲喬舒了口氣。

周陽又道:“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,南樓肯定是不給進的。長安,你先帶著七夫人回去,七爺和督軍都冇事。”

席長安點頭。

他看了眼那個撿起他手槍的張家副官。

那副官把槍還給他。

席長安和雲喬後退,又退回了主樓的一樓。

“你先回梁雙那裡,這裡不用你忙了,我去李泓辦公室打個電話。”雲喬道。

席長安:“我得陪著您。”

“真不用。其實我們倆不算熟,你陪著我不自在。七爺一向隨我,不會管束著我。”雲喬道。

席長安猶豫了下,還是點點頭。

他轉身走了。

雲喬往李泓辦公室,想給錢叔打個電話,問他有冇有訊息,是誰在席蘭廷的醫院裡刺殺張帥。

李泓不在,辦公室反鎖了門。

雲喬卻從門縫的縫隙處,嗅到了一股子新鮮的血腥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