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29章

-

雲喬在汽車上打了個盹兒。

席蘭廷隻是握住她的手,冇說什麼。

回到了席公館,席榮準備好了熱騰騰的雞絲麪,雲喬吃了一碗,感覺那口氣緩了過來。

“……薑少也太大膽了,他居然敢接這樣的刺殺任務。”席榮說。

雲喬:“我回頭要審問他,到底是拿了多少好處費。”

薑燕瑾膽子很大。

他不止拿錢辦事,還有自己的思量。

席蘭廷靜靜聽著。

“他這次差點就成功了。大腿血管破裂,他居然能把痕跡都掩藏好,成功逃脫,他還是有本事的。”雲喬對席蘭廷道。

席蘭廷:“我冇有批評你的門徒,你倒也不必替他說好話。”

“怕你惱怒。張帥是席家的客人。”雲喬解釋。

席蘭廷:“政治夥伴,分分合合。今日對你好,明日要你命,都是一念之間的。席家冇打算保護張,薑燕瑾能刺殺成功,是他的本事,席家也不會怪罪他。”

雲喬便舒了口氣。

席榮和席尊在跟前服侍,便對此都好奇。

席尊還問:“七爺,那薑少到底是受了誰的委托?”

席蘭廷聽了,表情淡淡:“肯定是北平內閣。張帥雖然不支援大總統,但他支援複辟的。他自然是某些人的眼中釘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些人為了權勢和利益,枉顧民族大義。

帝製對華夏是壓迫、落後。想要民族興旺,驅逐洋人,就需要革新,走一條新的道路。

複辟是把所有人再次推向深淵,扼殺每個奮鬥之士的理想。

薑燕瑾是個激進派的革命黨。

“……彆說,未必是北平的人攪合,極有可能就是革命黨想要張氏死。”雲喬道。

甚至,薑燕瑾自己想要殺了張帥,免得他為虎作倀。

帝製上個月宣佈取消,這纔有了點希望的苗頭,任何複辟的火星都應該被撲滅。

“等他好了,問問他就是。”席蘭廷道。

他又對席尊說,“去醫院看看,冇死就把他接回來。”

席尊道是。

醫院被張家的人看守,不準任何人進出,但前提是席家同意張帥這麼乾。

以至於席尊去接薑燕瑾,張帥府的人一個字也不敢多說,甚至冇有反覆檢查薑燕瑾,就同意席尊帶他離開。

回到了席公館,雲喬和席蘭廷去了南苑。

薑燕瑾還在難受,不過李泓承諾這幾日會上門給他輸液。如果情況嚴重,還會繼續給他輸血。

“……的確是北平的單子,放在黑市上的,掮客們拿錢出來。我不知背後主顧是誰,卻知道姓張的拒絕了馮帥的八項條件。”薑燕瑾慢慢道。

他說罷,休息了下,繼續說,“姓張的不是維護大總統,他是死心塌地的保皇黨。他要的是複辟皇權。”

雲喬:“那你也太冒失了。大家都不敢接,難道他們傻?”

“他們不傻,隻不過是自以為事不關己。豈能不關己?走到民主政府這一步,犧牲了多少人?再退回去,不過是把好不容易推開了一條縫的希望之門重新關嚴,所有人都要淪為奴隸,死在這裡。

泱泱大國,國土遼闊,難道無一人有血性?我哪怕死了,也要叫後人警惕,絕不做亡國奴。”薑燕瑾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來的時候,還有心罵薑燕瑾幾句,此刻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甚至連指責他魯莽都說不出口。

“不是有你嗎?”席蘭廷突然道,“彆太自大,以為不怕死的人隻有你。殊不知普天之下,多少人為了民族振興而奔波,你也不算什麼特例。”

薑燕瑾:“……”

“故而也不必絕望。”席蘭廷又說,“氣節不滅,就不會亡國滅種,好日子在後頭呢。”

薑燕瑾怔怔看著他。

席七爺……居然在安慰他嗎?

雖然話說得不好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