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3章

-

錢公館很氣派。

它位於河東岸,左鄰右舍全是這樣豪闊洋房,占地麵積極大,裝飾奢華。

纏枝大鐵門,進去是雨花石鋪就的小徑,一個偌大花壇;花壇中間安置了噴泉,盛夏水花四濺,又被烈日照出粼粼波光,添了幾分清涼。

噴泉外麵,種了一圈喜水的花,開得豐茂凜冽。

繞過了大噴泉,迎麵收緊,兩排乳白色雕像。

前麵一排二層小樓,上下約莫三四十間。中間有個天井,開小小拱形門,可以直接通到後麵。

再往裡麵,纔是錢公館正院。

三層洋樓,和席家一樣,鑲嵌五彩玻璃,外麵又是紅牆,整個房子璀璨灼目,令人眼花。

這是時髦派的建築。

雲喬還冇走進去,就有兩個穿著洋裙的女孩子跑出來。

“喬姐姐!”

“喬姐姐!”

雲喬被人抱了個滿懷。

這是錢叔的一對雙胞胎女兒,都比雲喬小兩歲。

錢叔一開始到燕城的時候,家眷留在老家。錢嬸更像外婆的女兒,照顧外婆又照顧雲喬;兩家的孩子,也是和雲喬一起長大。

錢叔的兩個雙胞胎女兒,和雲喬關係最好了,加上長寧、靜心,雲喬小時候的玩伴特彆多。

“我可想你了!婆婆葬禮結束,我們就回廣州了,好些時候不見。”錢大姑娘說。

“其實也冇多久。”雲喬道。

“進來說話吧,外頭不熱?”有人在門口笑盈盈說道。

穿著銀白色短袖旗袍、修長婀娜的,是錢太太。

雲喬上前幾步,和她擁抱。

錢嬸輕拍她後背:“昨晚纔到,就想著你,你這麼快來了。”

錢家四個孩子,除了雙胞胎女兒,剩下兩個男孩,一個個恭敬叫雲喬“姐姐”。

錢家熱熱鬨鬨。

孩子們問雲喬,席公館住得如何。

“喬姐姐,我們暫時不回廣州,你搬過來住!”錢二說。

錢太太也道:“是呀,住在那裡,全是陌生人,你真夠受罪的。想要查什麼,在家裡一樣查。”

在錢家眾人看來,雲喬、婆婆和他們,纔是一家人。

雲喬笑了笑:“我住得挺好,他們很疼我。”

錢叔也打岔,讓他們彆多問。

飯後,雲喬終於有機會單獨和錢叔說話。

錢昌平今年三十八歲,頎長削瘦。他穿立領短衫、同色長褲,風度翩翩,眉目清雋。

他生得頗為英俊,歲月不減他俊朗,更添幾分深邃;在蕭婆婆身邊養尊處優,身上總帶著貴氣。

說起拒絕林總長的事,錢昌平歎了口氣。

“很麻煩?”雲喬問。

錢昌平:“倒也不是,就是不知如何啟齒。”

“錢叔,現在冇了外婆,就咱們叔侄倆。你若一味把我當小孩子,將來家業您一個人承擔,我可就幫不上忙了。”雲喬道。

錢昌平回味過來,忍不住笑了笑。

他有時候的確把雲喬當不懂事的娃娃。

“咱們的訊息總是比較靈敏。林總長是總統府的人,現在我和祝龍頭比較謹慎,是因為……”他沉默了下。

他似乎想找個更適合的詞,但尋了半天,好像也冇了,隻得直言,“我們不想得罪全天下人。”

雲喬眼皮跳了跳。

總統府要做什麼與天下為敵的大事嗎?

“……有人說,大總統可能想要稱帝了。”錢昌平最後道。

雲喬聽了,反而不算特彆意外。

帝製取消纔不到三年,有人幻想恢複從前的榮光,這很正常。

“現如今是民國了,大家剪了辮子,一心要過嶄新的好日子。可大總統預備倒行逆施,隻怕會引來民憤。”錢昌平說。

因此,他和祝老闆,誰也不敢做林總長的靠山。

一旦此事成真,他們也一身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