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31章

-

張帥遇刺一事,很快歸於寂靜,外界不曾聽到風言風語。

不是張帥不夠尊貴,而是燕城並非他地盤。

他心中對席氏兄弟,肯定有了懷疑。隻是他已經來了,撕破臉可能回不去,故而給南京發了電報,安排好了接應。

他還不敢立刻就走。

無疑,現在處於劣勢的人,是他。

席督軍為此也惱火,特意把席蘭廷叫到了督軍府,商議此事。

“是不是有人挑撥咱們與張的關係?”他問席蘭廷。

席蘭廷:“真真假假,誰又能知曉?張氏天性固執守舊,咱們跟他走得太近,將來被視為他同黨,並無好處。”

席督軍便歎了口氣。

“隻因現在利益相關,才必須拉攏聯合他。”他說。

席蘭廷反應淡淡:“現如今,各省軍政自洽,誰也做不了誰的主。獨善其身吧。”

席督軍聽到他這麼說,便感覺安心了不少。

他猶豫再三,還是問了:“小七,這次的殺手,是不是跟弟妹有關?”

“你早就猜到了吧?”席蘭廷端了茶盞。

席督軍又不是傻子。

濟民醫院是席蘭廷開的,一出事就立馬被封鎖。

況且,副官偷偷告訴席督軍,席蘭廷那個專用的醫生李泓,當時事發時,整個診室血腥味很重。

刺客捱了一槍,打中了大腿。

卻又在眾人眼皮底下消失。

而能擅自離開濟民醫院的,屈指可數。但離開的人被檢查了,大腿並無傷口。

不可能鬨鬼,刺客也冇這麼大的神通。

真正有神通的,是他的七弟妹雲喬。

“……弟妹手裡有個雁門,道上一半的生意,都是他們在做。”席督軍道,“這次,應該也是。”

席蘭廷直接承認:“的確是。”

席督軍:“買主是誰?”

“北平的,具體也就是那麼幾位。”席蘭廷道。

席督軍瞭然。

然後,席督軍也苦笑:“咱們兄弟,肯定也有名單在道上,也有殺手等著拿我們的命賺一筆大錢。”

“當然有,我已經花錢截了好幾回。”席蘭廷道。

席督軍:“……”

此事到了這裡,席督軍是再也不想過問了。

張帥那邊,安排好了之後,打算後日啟程,離開燕城。

他害怕席氏兄弟。

席氏兄弟也知道道上張氏的性命值錢,就怕其他更厲害的殺手摸過來,反而惹了他們兄弟一身腥,故而希望他早點回去。

這天下午,席蘭廷再次去醫院探病,帶上了雲喬。

因為雲喬好奇。

席蘭廷什麼都慣著她,她好奇就帶她去看看。

雲喬終於見到了張帥。

張帥五旬年紀,半頭白髮。饒是做了手術、受了傷,也有武將的硬朗,端坐如鬆,腰背天生比平常人挺拔些。

瞧見了雲喬,他倒是有點意外。

他不是到席家做客,故而他冇想到席家的太太會過來探病。

而席七夫人的美貌,張帥隱約聽人說過的,隻當是誇張。

報紙上也見過一兩次,黑白照片,加上都是側麵,美也有限。

殊不知真人這般驚豔。饒是見慣了權勢、美人看得都膩了的張帥,也是眼前一亮。

“拙荊是醫學生,很關心張帥傷情,特意來瞧瞧。”席蘭廷介紹。

雲喬含笑點頭。

張帥客氣道:“七夫人有心了。”

他們夫妻倆略微坐了坐,說了幾句場麵話,便告辭離開。

等他們一走,張帥還在那兒有點懵,詢問自己身邊的人:“席老七這是何意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