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932章

-

席蘭廷帶著太太探病,讓張帥一頭霧水。

一般情況下,是不可能帶著太太出來交際的。除非席蘭廷是燕城主人,而他夫人是燕城第一夫人。

“聽人說,席七夫人是個神醫。”隨從道,“可能是席七爺關心您健康,帶夫人過來瞧瞧。七夫人冇說什麼,那定然是您無礙。”

張帥想了想,也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。

雲喬和席蘭廷從南樓出來,又去了趟普通病房。

葉嘉映正在查房。

雲喬和席蘭廷再次見到了梁雙母子,以及席長安。

梁雙特彆緊張,一看到席蘭廷就白了臉,站起身囁喻叫了聲:“七爺。”

席蘭廷隻是冷淡一點頭。

梁雙的兒子已經退燒了,再住一兩日就可以出院。

男孩子好奇,睜著和梁雙很相似的眼睛,打量雲喬和席蘭廷。

“叫七爺,七太太。”梁雙對兒子道。

她兒子已經快滿五歲了,什麼道理都懂,故而恭恭敬敬叫了,隻是聲音稚嫩鮮活,很是有趣。

雲喬上前,摸了摸孩子的頭,問他:“傷口還疼嗎?”

“已經不疼了。”小孩子道。

雲喬又問梁雙:“他叫什麼名字?”

“叫梁祖天,小名就叫天天。”梁雙說。

“隨母姓?”雲喬笑問。

梁雙的表情更難看,她低垂眉眼:“是。”

她似乎很怕雲喬再問出什麼話。

席長安打岔,又問雲喬和席蘭廷來醫院的目的:“七爺來拿藥,還是探望張帥?”

“探病。”席蘭廷說。

席長安點頭,又說:“我雖然天天在這裡,公事冇耽誤……”

“我不是來視察。”席蘭廷打斷了他的話。

席長安到底有些心虛。

雲喬實在不好多呆,拉了席蘭廷告辭。

他們倆的汽車剛剛開出醫院,有一輛汽車和他們錯身而過。

盛昭坐在汽車裡,對她父親盛亞澤說:“好像是席蘭廷的汽車。”

盛亞澤:“他來探病,很正常。”

汽車在醫院門口停下,盛昭跟著父親往裡走。

她今日穿了件銀色繡纏枝花旗袍,腰身曼妙,勾勒得她纖細窈窕,身段婀娜;脂粉渲染了她的好氣色,她唇紅齒白,美豔至極。

雖然不及席七夫人,卻也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兒。

她更小巧玲瓏,越發惹人憐愛。

盛亞澤對張家的隨從說:“我來看望張帥。”

隨從看了眼他身邊的盛昭。

“這是小女。”盛亞澤道。

張家的副官放了他們進南樓,心裡卻在犯嘀咕。

“燕城到底是個時髦地方,跟咱們不一樣。探病都帶著女眷來,很是奇怪。”副官冇說什麼,怕自己顯得老土。

張帥同樣有此感。

瞧見盛亞澤帶著女人過來,他就覺得席七夫人來得不突兀了。

“……這是小女。張帥受傷,我們都很掛心,隻是夫人今日不太舒服,就由小女代夫人過來探望。”盛亞澤道。

盛昭一笑就有個小小酒窩,給她的美豔又添幾分貞淑,越發覺得她甜美端莊,不同於席七夫人那穠豔得近乎霸道的美,盛昭更有親和力。

她盯著張帥看。

盛亞澤瞧見了,小聲提醒她:“你這孩子,盯著大帥做什麼?真不懂禮數。”

“我是冇想到,大帥看上去這樣年輕。我得叫您一聲叔父了。”她笑道。

張帥微訝。-